1. 首页
  2. 访谈

《连线》对话扎克伯格:私密平台是未来机会 也是挑战

《连线》对话扎克伯格:私密平台是未来机会 也是挑战

几天前,Facebook CEO扎克伯格为自己的社交平台设定新愿景:“未来,通信将会向私密、加密服务转移,在那里用户可以相信他们与其它人的交流是安全的。”扎克伯格的文章引起许多疑问,与Facebook业务模式和战略有关的疑问,还有公司要做出的权衡。在文章发布之后,扎克伯格接受《连线》杂志采访,他谈论自己的愿景。

 

连线:马克,感谢你百忙之中抽空接受采访。你写了一篇备忘录,有3200个单词,听起来像是新社交网络宣言。你说:“专注私密的平台将会围绕几大原则打造。”你是不是想打造一个新平台,建立在现有平台之上?还是说新宣言只是所有产品的进化方向?

 

扎克伯格:我们的想法是这样的,世界需要两种类型的平台:一是偏公共的平台,如同城镇广场的数字版本,你可以一次与许多人交流。今天的Facebook和Instagram基本上就是这样的。还有一个平台瞄准私密空间,它相当于客厅的数字版本。WhatsApp和Messenger是起点,我们以此作为基础向这样的平台进化。

 

看看过去15年我们所做的事,先有Facebook,然后是Instagram,我们围绕这些服务打造出整个社交平台。例如,在Facebook上,你不只可以发帖,还可以加入不同社区,可以为小企业创建页面,可以融资,甚至可以通过约会服务找人。

 

它们有多种多样的功能,几乎可以做所有不同的事,这些事情是你想与其它每一个认识的人一起做的。我们的整个平台基本上都是围绕城镇广场打造的。围绕私密和亲密交互打造整个平台,它还只是概念。

 

这是一个真正的机会,有了WhatsApp和Messenger作为基础,我们想打造一个私密平台,从信息开始,通过端到端加密让它变得尽可能安全,然后引入各种私密、亲密交流方式,比如通话、群组、故事、支付、各种商务、分享位置,最终拥有一个更开放的系统,植入各种工具,提供各种用户想要的交互手段。这就是我们的基本愿景。

 

连线:一旦愿景实现,到时还会有News Feed吗?

 

扎克伯格:当然,会有的。Facebook、Instagram和数字版城镇广场一直都是重要的。我甚至认为它会变得越来越重要。与此同时,私密信息正在膨胀,从用户需求上看是这样的,有转瞬即逝的故事,还有群组……

 

数字客厅这样的理念渐渐明显。今天,我们有信息App,可以通过它发送信息,应该建一个完整的深度平台,加入各种用户想要的交流方式,以亲密、私密的方式交流,就像你今天在Facebook和Instagram获得的一样。

 

并不是说以后Facebook和Instagram的重要性会降低,有时用户渴望在城镇广场交流,有时又想在客厅交流,它就是下一个大阵地。

 

连线:人们会不会从城镇广场——从Facebook——走进客厅?在我的手机上,它会成为Blue App的一部分,成为Instagram App的一部分,还是会有一个新的App?

 

扎克伯格:都有可能。信息体验是基础,也就是我们借助Messenger打造的体验,还有以WhatsApp作为基础已经开始着手打造的体验。在文章中,我解释互操作时也曾谈到这一问题,如果你想给Facebook的某个人发信息,你必须使用Messenger,中间有障碍。

 

如果你想给Instagram的某人发信息,必须使用Direct。如果你想给WhatsApp的某人发信息,必须使用WhatsApp。在这些App中,有一个会是用户最喜欢的。

 

应该给用户选择权,他们会说:“嗨,我想用WhatsApp,因为这是我优先选择的服务,在那里,我不只可以给WhatsApp的朋友发信息,还能将信息发给Facebook或者Instagram的朋友,还能与其它服务连接……”我觉得,如果真是这样,就能创造更便利、更无缝的体验。将服务连接起来有着无穷的价值。不过要给用户选择权,只要你想,就可以将账户隔离。

 

连线:明白了。在新系统中,业务模式如何运行呢?Facebook目前的商业模式是以数据收集作为基础的,然后发送定向广告。如果数据会消失,引入端到端加密,旧模式会受到冲击。

 

扎克伯格:是的,有些地方会更难。当我们处理事情时,有一个基本方法是这样的:首先打造用户真正想要的服务。然后就是让用户可以与企业有机互动,再然后关注企业增长、企业分销所需要的支付系统。

 

在打造私密平台的道路上,我们还处在第一阶段,我们关注那些妨碍用户体验的障碍物。在许多国家,我们是领先信息App。但在很多重要国家,尤其是对企业来说重要的国家,我们还不是领先的信息App,比如美国。打造用户喜爱的体验,这是根本,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如果这件事做好了,企业就好办了。执行力好,就会更好,执行力坏,就会更糟糕,但是只要我们保持专注,打造用户真正喜欢的东西,结果就不会差。

 

如果我们获取的信息变少,而它们又在过滤系统中占了很大分量,的确会降低效率,这是真正存在的问题。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不只是广告,还有安全,我们的安全、垃圾系统。

 

如果我们只是侦测活动模式,而不是让安全系统自动审查信息内容,工作就会更困难一些。这个问题很棘手,以后会更棘手。当然啦,如果可以收集更多的内容和信号,目标广告就会获益更多。

 

对于这一点,我保持乐观,原因有几个。

 

首先,我们今天并没有借助信息内容发送定向广告,也无意这样做。

 

打造一个系统,引入端到端加密技术,无法看到信息,并不会给广告带来太大伤害。

 

将元数据保留时间缩短会带来一些影响,但我很乐观,只需要少量数据,打造的系统就能输出大部分价值,我对此感到乐观。还有许多问题要研究,在未来几年里,在开发过程中,我们需要好好解决这些问题。

 

连线:也就是说在广告和业务方面你并无担忧,不过听起来你似乎很担心安全、误报问题。未来,Facebook需要权衡各种利弊,有哪些是你最关心的?

 

扎克伯格:是的。我特别关心安全方面的妥协与权衡。

 

这种权衡相当明显,打造一个信息系统,一面是端到端加密,拥有世界级的隐私保护措施,拥有最强的安全机制,但是当人们做坏事(比如儿童剥削,恐怖主义、敲诈),侦测时可以依赖的信号会更少,有些信号会被抹去。

 

对于这些问题,我们高度重视。在过去几年里,围绕这些问题我们学到许多经验,我们低估了某些问题的重要性和严重性,我们调整了公司方向,更加关注这些问题。

 

打造端到端加密系统时,虽然优先考虑隐私,但是整个2019年,我们还是会优化安全系统,在加密系统的框架内尽可能做好,然后才推出端到端加密系统,这和5年前的运作方式完全不同。

 

我们不只投入时间推出安全系统,确保打造完整的安全系统,我们还会公开咨询全球专家、政府,包括执行者、监管者、安全拥护者,我只是认为,围绕这个主题,还有许多东西是我们不知道的,如果能与这些人交流,肯定受益匪浅。正确理解安全系统的细节和细微差异相当重要,未来推出时就会更顺利,可能会在明年某个时间推出。

 

连线:Facebook是一家大公司,调整优先顺序肯定是一件难事。除了写文章解释,你还会做些什么,确保愿景顺利推进?

 

扎克伯格:到底有多难?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是的,要让团队保持一致,要找到合适的领导者(他们应该深信这些事情的确要优先处理,还要具备执行能力),都是难事。即使只是写些东西介绍一下也是有用的,因为你可以从抽象层面谈论许多东西。

 

当你将问题写下来,然后说:“是的,这就是我们要做的权衡。要将数据的永久性降低,这是我们关注的重点,不过这样做无疑会让事情变得更困难。”然后让公司所有团队都出来,提出所有问题,然后又会引出其它我们关心的东西。例如,可能是研究,它告诉我们对于记录生活,用户有多关心有多重视,如果让更多的内容自动归档,某些人可能不高兴,还有其它事情。

 

整个流程对于帮助我们找到或者提炼愿景十分有益。有了这样的基础,我们就可以做好准备,将旗子插在地上,说:“这是我们要去地方。”并不是要发布产品,而是阐明原则,要根据这些原则开发私密社交平台。未来几年会更加困难,因为当各方面的东西向不同产品渗透时,要搞清一切的意义。

 

连线:接下来会怎样做?

 

扎克伯格:很快就会有公共交流与咨询。现在我们将旗子插在地面上,说我们要朝着端到端加密系统进化,我们要降低信息、数据的永久性,我们想朝着互操作演变,不只要在我们自己的App内实现互操作,还想将SMS、新通信标准RCS融合进来,要搞清如何让它们正常运行,毕竟它不是加密协议。

 

我的意思就是说有许多问题要关心。然后,在企业内部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将正确的人放到正确的位置。在所有不同的工作流中,这件事都是特别重要的。

 

连线:中国科技界与美国科技界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关于这点我写过不少文章,我本人也很关心这个问题。听你的口吻,调整之后Facebook想进入中国似乎会更加困难。你担心过吗?

 

扎克伯格:的确想过。我之前曾经说过,中美关系至关重要。在我看来,建立跨境交流、寻求同感,对于整个世界都很重要。并非只与中国有关,我只是相信,为互联网打造一套隐私安全基础设施,高度重视数据中心建设地、敏感数据存储地,这点很重要,是建设的重要部分。随着时间的推移,规模的变大,我们对这个问题会越来越敏感。

 

我举一个例子,这件事发生在几年前,改变了我的想法,事发地不是中国,是其它国家,我们的一位员工被抓,进了监狱,当地政府让我们交出数据,而数据加了密。

 

那一刻,我的想法变了,这件事告诉我们,如果将数据中心放在某个国家,将数据存在某个国家,政府就可以用权力夺取数据。所以我觉得,应该将巨大的责任交到企业手中,它们会做出谨慎而合适的决定。当我们打造全球基础设施时,决策过程中我会考虑这一问题。

 

连线:最后一个问题。你们的调整从哲学角度看也是一大变化,老实说,它是你提出的比较有趣的哲学命题。在过去12个月,Facebook经历了疯狂的12个月,最终拿出这样的结论。我想知道,在过去12个月里,在塑造新哲学的过程中,你觉得有哪个时刻最重要?

 

扎克伯格:我并不认为有这样一个时刻。在过去几年里,我花了许多时间深入思考,想解决Facebook、互联网存在的最大问题。我还写了文章,谈论我们的努力,涉及内容执行和治理、选举完整性、保护公民程序等问题。

 

去年年末时,我坐下来写最近这篇文章,谈论我在隐私方面学到的经验,谈论未来用户需要的东西,也就是私密信息、故事、小群组,这些交流方式在线上互动中变得越来越重要,膨胀速度比公共交流更快,当我坐下来撰写文章深入阐述时,我有了这样一个大感想:“天啊,从多个方面看,它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新平台,需要重新打造。”用户真的需要这样的平台。

 

这是一个大机会,不过在某些重要大问题上,可能会涉及到重大妥协和折衷,我们要有立场,老实说,这些问题可能与我们之前优先考虑的问题不同。

 

给予用户隐私控制权,这是我们一直关注的,只是说为信息引入端到端加密(我们再也看不到信息),做其它一些事情,以便打造更棒的服务,这是一个大转变。在过去几年里,我们碰到许多问题,做了许多权衡,新转变是对过去的反思。并不是在某一瞬间想出的。

 

连线:好的。谢谢你抽空接受采访。

本文转载自 新浪科技 ,原文链接:https://tech.sina.com.cn/i/2019-03-09/doc-ihsxncvh1196903.shtml,本文观点不代表 疯狂简报|MADBRiEF.COM 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