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Reader创始人:商业化缓慢导致死亡

美国科技博客GigaOM主编奥姆·马利克(Om Malik)周四撰文称,谷歌RSS订阅服务Google Reader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谷歌从不信任Google Reader,而该公司的一个小团队花费了很大精力才维持了Google Reader的发展。在谷歌宣布将关闭Google Reader之后,马利克采访了Google Reader创始人克里斯·维瑟雷尔(Chris Wetherell),后者谈到了RSS阅读器的过往和未来。

以下为文章全文:

你可能会认为,在谷歌宣布将关闭Google Reader之后,Google Reader最早的开发者维瑟雷尔将感到非常遗憾。毕竟,他为这一项目花费了数十个月的精力。不过,他目前精神状态很好,并专注于生活中积极的一面:他最新的创业公司Avocado有了新的办公室(该公司推出了一款仅供情侣两人使用的微型社交应用),并在Android平台上快速发展。他获得了来自General Catalyst和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的投资。因此,他或许并不沉湎于过去。

维瑟雷 尔在谷歌工作了4年,之后加盟Twitter,随后又与他人合作创立了Twitter第三方应用Brizzly的开发商Thing Labs。目前他有了新的创意。在谷歌宣布将关闭Google Reader之后,我询问了维瑟雷尔的感受。他表示,他已经为这一天准备了很多年。

在他的办公室附近,我们一起共进晚餐。维瑟雷尔开玩笑说,对于商业世界,他在很久之前就已失去了天真的想法,目前已经练成了厚脸皮。他表示:“我曾见过许多比这更糟的决定。”

缓慢的死亡

维瑟雷尔现年43岁。他表示:“当谷歌在Google Reader中以‘+1’按钮替代分享之后,很明显这一天终将到来。”

他 认为,Google Reader能够坚持如此长时间已属难得。甚至在Google Reader正式推出之前,谷歌高管就对该服务充满了不确定的看法,而Google Reader团队经过了不懈努力才推动了该服务的发布。在推出之前,谷歌管理层甚至威胁称,如果Google Reader的开发延期,那么将取消这一项目。

维瑟雷尔表示:“我们有一块指示牌,上面写着‘自项目取消以来xx日’。从一开始就是这 样。”或许可以这样解释,谷歌从未信任这一项目。Google Reader开始于2005年,当时是RSS、博客和新内容生态系统的黄金时代。当时,RSS阅读器领域的巨头是Bloglines,它后来被美国搜索引 擎Ask.com收购;而Google Reader只是行业的新手。

在刚刚进入市场时,Google Reader拥有出色的理念。尽管存在一些小问题,但Google Reader团队希望凭借干净清爽的设计来吸引早期用户。作为一名高级软件工程师,维瑟雷尔当时是Google Reader团队的一员。他们投入了巨大精力推动这款产品的发展。这一团队的其他成员还包括:本·达内尔(Ben Darnell)、米哈伊·帕帕里塔(Mihai Parparitz)和贾森·谢伦(Jason Shellen)。

Google Reader创始人:商业化缓慢导致死亡

错失的机遇

我问道:谷歌和整个生态系统是否误解了RSS阅读器的模式?这一市场的机遇是否主要在于用户数据和情绪分析?维瑟雷尔对此表示认同。他表示:“阅读器市场从未走出试验阶段,没有一款产品创造出商业模式。也没有人尝试商业化。”

他表示:“我们有大量数据,有大量围绕特定内容的读者关系信息。我们一直认为这将带来商业机会。”

作为另一款RSS阅读器Feedburner的创始人,Twitter现任CEO迪克·科斯特洛(Dick Costolo)当时也供职于谷歌。科斯特洛设想了多种商业化方式,但没有得到认可。毫无疑问,科斯特洛在Twitter进行了这样的尝试并非常成功。他认为,谷歌及其管理层错失了机会。

维瑟雷尔在2011年11月的一篇博客文章中写道:“关于读者和内容制作商之间的关系,阅读器是我所见过 的尚未被开发的最好机会。你会免费获得关系信息(这很明显存在商业价值),并可以追踪读者行为模式。你也获得了一个机制,能快速向不在社交圈或游戏圈中的 读者发布内容。通过网络技术,你可以提供可扩展的平台。只要有正确的产品目标,这些将成为有趣的机会。阅读器能吸引需要大量信息的人,而不仅仅是技术爱好 者。这一市场毫无疑问是存在的,但市场需求没有得到很好的满足。”

维瑟雷尔表示,对Google Reader而言,如果说发展中出现了一些失误,那么同样也取得了很多积极进展。他认为,Google Reader能够生存的一个主要原因在于,多个公司和组织走到了一起,支持RSS和同类标准。谷歌、博客平台WordPress和轻博客Flickr均认 为,RSS能帮助用户更方便地消费内容。

不过维瑟雷尔认为,这样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已很少能看到这样的利他主义行为。我对此表示同意。在21世纪初,Web 2.0公司愿意开发能够互通的平台,而目前许多平台都是封闭的。

我们目前正居住在由孤岛组成的世界中。Twitter和照片分享应用Instagram已经分道扬镳,而Facebook则成了当代互联网的超级大国,新系 统并不提供RSS这样的功能。维瑟雷尔叹息:“没有一种用于分享的共同语言。”除非互联网巨头采用同样的分享语言,否则信息聚合服务很难看到未来。

RSS阅读器将出现真正创新

美国科技博客马尔科·阿蒙特(Marco Arment)表示,Google Reader的关闭是一件好事,因为“我们很可能看到,RSS阅读器领域将首次出现真正的创新和竞争”。这并不容易。维瑟雷尔表示,团队完成了许多工作,才让Google Reader能很好地提供服务。

例如,Google Reader利用了Google Crawler抓取工具提供了快速连接和推荐功能。这也是Google Reader不可能开源的一个主要原因。Google Reader与谷歌搜索引擎和其他基础技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此外,谷歌专门配备了一支团队对Google Reader进行微调,代价高昂。

维瑟雷尔表示,运营Google Reader需要付出高额成本,因此他可以理解谷歌此次的决定。

阅读器时代的终结

谷歌拥有强大的基础技术和盈利机器,有能力去开发阅读器市场。如果这样一家公司选择放弃,那么其他公司还有什么希望?最重要的是,阅读器是否真的是必要的?

RSS技术发明人、博客先驱戴夫·维纳(Dave Winer)表示:“我不认为用类似收件箱的工具阅读新闻是正确的。有谁会在意有多少未读条目?我喜欢信息流的模式,它们向我提供了新闻和播客。”

在最初的情绪低落之后,我也问自己这样的问题:如果我们并不真的需要Google Reader,世界会发生很大变化吗?是否应该去想想别的全新事物?信息应当与世界更好地同步,并通过口袋中的便携设备来消费。

目前思考这一问题令人头痛,但技术将带来改变,这样的改变是必须的。维瑟雷尔也表示:“Google Reader将会是科技史上有趣的注脚。”

PS:小编是GR的重度用户,本站的内容来源基本是通过这个来收集分享的,就这样被清退有些纠结啊啊啊。同样纠结的还有来自全球各地的人,你可以登录这个网站keepgooglereader.com进行请愿,让Google给GR一张免死牌。如果你也喜欢用GR,那一起来表达下自己的态度吧,能不能拯救它就看Google是否网开一面了。

本文来源:新浪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