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社会化公益,借道可口可乐运输线

非营利组织ColaLife最好的诠释了“借力用力”的重要性,NGO由于资源有限,“造势”的成本过大且自身专业性及运作能力不足,影响力也会大打折扣,使发起者感到无力信心受挫,形成恶性循环,甚至宣告解散;NGO为公益,是否能调动“公众之力”是关键,看看ColaLife是怎么巧妙解决的。

ColaLife是一个成立于2008年的非营利组织。创办人Simon Berry原是一位国际援助人员,在1988年前往赞比亚从事工作的时候,他偶然发现了两件事:许多居住在偏远地区的孩子,缺乏药物,常因脱水或腹泻等轻微的症状就丧命;另一方面,可口可乐的覆盖率很广,这一瓶瓶清凉的碳酸糖水,再偏远的地方都有它的身影。

聪明公益,借道可口可乐运输线

他在当时萌生出了一个想法,若是能运用可口可乐的渠道,解决药物资源不足的问题,该有多好。二十年后,Simon终于有了机会试验他想要的答案。在2008年,Simon和他的妻子Jane辞去工作成立了ColaLife,着手解决这存在已久的问题。

Simon一开始的构想是,希望利用可口可乐箱空出一瓶的空间,用以运送药物;但他聪慧的妻子阅读了许多相关书籍,深知许多很好的创新主意在实行上的困难性,而提出了另一个建议:何不转而利用可口可乐箱中未用的空隙呢?AidPod就此诞生。

聪明公益,借道可口可乐运输线

AidPod是一个耐压、以特殊形状设计,刚好可以嵌在可乐瓶颈间空隙的塑胶包装。每一箱的可乐可以放入十个AidPod。“我们只是物尽其用,让可口可乐的运送通路顺便帮我们带药物到偏远地区”,Simon说。

这是一个简单的主意,但全世界可​​能也只有可口可乐这个每天卖出十七兆罐饮料,拥有300个装瓶厂和渠道商的企业巨人有办法帮助ColaLife实现梦想。Simon说:“可口可乐的物流系统最独特的​​地方不在于从装瓶商到渠道商这段,而是在渠道商运送到各个零售地点这一段。你可以看到有人用小货车、脚踏车或乘坐巴士等等方法,把一箱箱的可口可乐送到各地。这正是我们想要的。”

而这个好主意,也因为在网络上的广大回响而受到了国际组织及大企业的支持,是时候付诸实行了。ColaLife在2012年一月跨出了第一步,在和Simon钟情的赞比亚进行了大规模的试验计划。ColaLife针对最急迫的需求,设计出了口服脱水补充液、锌补充锭、肥皂和使用说明书包装在AidPod里的组合包Kit Yamoyo,与赞比亚当地的可口可乐物流通路商SAB Miler合作,以赞比亚的两个行政区为目的地,送达到偏远地区家庭的手上。

聪明公益,借道可口可乐运输线

截至目前为止,ColaLife已经生产出了约三万个Kit Yamoyo,而其中有一万四千个已经送到了消费者的手上,平均一天会有一百个家庭受惠于此项计划。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指出,ColaLife的Kit Yamoyo组合包​​对于减少儿童因脱水及腹泻的死亡率有很明显的助益,也是推广公共卫生观念的好工具。

ColaLife的成功源自,好的创新主意、社群媒体的传播和合作伙伴的大力支持,三者缺一不可Facebook和TED等媒体担任了推波助澜的角色,让ColaLife在过程中可以得到如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强生集团、加拿大国际发展事务部的援助,而ColaLife也利用了多种网路媒介如Flickr、Youtube和Vimeo来随时更新工作情形,让关心的人能参与其中;更重要的是,可口可乐对于这项能提升企业形象,又不会增加额外成本的计划,给予支持,并介绍了当地适合的物流通路商。其他合作伙伴如Medical Stores Limited提供药物、赞比亚政府的大力宣导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对成果做评估和追踪,并在实行过程中不断地给予反馈,ColaLife才能不断地改善产品设计、制作流程和商业模式。

ColaLife在赞比亚的试营运阶段尚未对于使用者收取费用,现仍靠着捐款及政府补助在运作。未来他们希望能把这个成功的模式,套用在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偏远地区。目前最有可能的是往亚洲进行试验,因为亚洲的偏远地区遭受和非洲地区相似的物流困境。若能成功的话,ColaLife将授权AidPod给其他商业用途或非营利组织,以收取权力金来维持整个组织的运作。

ColaLife官网:http://www.colalife.org/

本文来源:台湾商业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