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为何让人上瘾:寻求不可预知的回报

“看一眼Facebook用不了一分钟。”每天都会有人说这种话,但很快,他们便会花上好几个小时看视频、发评论、搜新闻。如果你也是这样,也别太难过了:专家说,鉴于互联网的构建模式,这种行为是很自然的。

人类的大脑构成使之总是不由自主地寻求不可预知的“回报”,在网上闲逛就属于这种情况。而由于互联网早已无处不在,而且没有边界,导致人们丧失了时间观念,很难用意志力克服这种诱惑。

“网瘾与药物上瘾不同,但它也很难抗拒,很有诱惑力,很容易让人分心。”英国谢菲尔德大学认知科学家汤姆·斯塔福德(Tom Stafford)说。

邮件来了

人类是社交动物,因此,人们自然喜欢通过电子邮件和互联网获取社交信息。

从奖励结构来看,电子邮件和社交媒体与赌场里的转盘一样:多数都没有用,可一旦中了,就会赚得盆满钵满。具体到互联网,“中了”指的是看到引人入胜的消息或触动心灵的邮件。这种瞬间的满足感足以加强互联网的吸引力。

互联网的这种不可预知的回报很像是伊万·巴普洛夫(Ivan Pavlov)著名的“条件反射”实验:每次给狗喂食前都摇一下铃,最终,即使没有食物,单凭摇铃也能让狗分泌唾液。

假以时日,人们会将各种各样的信号(例如IM软件或Facebook主页上的提示音)与生理行为挂钩:每当出现这样的信号,便会释放令大脑愉悦的化学物质。斯塔福德称,人们会因此而反复寻求社交活动。

或战或逃反应

专门研究互联网所产生的生理效应的琳达·斯通(Linda Stone)说,阅读邮件或上网冲浪还会激发人类的“或战或逃反应”。

斯通发现,大约有80%的人在查看电子邮件或盯着屏幕时,会出现呼吸暂停或心跳减慢。她将这种现象称作“电子邮件窒息”。

网上经常有很多需要作出回应的重要内容——例如,老板给出的工作安排或好友发布的有趣照片——所以人们期待这些内容时,便会在看屏幕时屏住呼吸。

但屏住呼吸其实是一种生理反应,以便为潜在的威胁和惊喜做好准备。斯通表示,不断激活这种生理反应对健康有害。

没有限制

斯塔福德表示,互联网容易上瘾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没有限制。

有些人开始可能只是为了研究一点东西,但随后不经意访问了维基百科,然后又转而开始了解Depeche Mode乐队的情况。

研究表明,意志力与肌肉相似:既可以绷紧,也会“筋疲力尽”。

由于互联网始终“开启”,所以就需要随时绷紧意志的“肌肉”,从而令一个人丧失自我控制力。

“你永远抗拒不了诱惑。”斯塔福德说。

建立边界

如果希望摆脱对互联网的依赖,可以尝试几个技巧。

可以通过一些专门的工具限制上网冲浪的时间,从而重新夺回对时间的控制权。另外一种方法则是预先规划。例如,只给某项工作分配20分钟时间,或是在某项工作完成后,才允许上网冲浪5分钟。

“技术都是为了侵蚀结构,但实际上,从心理学上讲,我们需要更多的结构,这便会产生矛盾。”斯塔福德说。

本文来源:创事记 原文:scientificameric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