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为其主成王败寇 天才设计师的故事

全新的 iOS7 和 iPhone 引发了广泛的讨论,设计者艾维·乔纳森爵士也再次成为焦点。乔布斯去世之后,库克赶走了号称“小乔布斯”的福斯特尔,将软硬件设计大权托付给艾维,让他逐渐成为苹果世界炙手可热的人物。然而艾维的成功,并非只因为他是一位天才的设计师。一些同样才华横溢的设计师,此时有的已经黯然离开,有的甚至锒铛入狱。

总统之子马尔科·阿赫蒂萨里

微软刚刚收购了诺基亚的手机业务,在所有 VP 级别的高管中,只有设计部门负责人马尔科·阿赫蒂萨里选择离职。阿赫蒂萨里是一个显赫的姓氏,马尔科的父亲马蒂·阿赫蒂萨里在 1994 到 2000 年担任芬兰总统,由于调解科索沃危机获得了 2008 年的诺贝尔和平奖。

马尔科和艾维·乔纳森有很多共同点,这两个人都剃光了头发、喜欢纯色的 T 恤。从经历上来看,两人都来自欧洲北部,年轻时到美国,并在音乐上有所尝试。区别是艾维直接到硅谷闯荡,而马尔科在哥大修了三个专业甚至一度留校当起了讲师。马尔科在音乐上的成就远远高过艾维,前者发行了多张专辑并染指格莱美奖的一个奖项,后者不过在教堂和酒吧混迹过。

艾维只浪费了一年时间就加入了苹果,三年之后他等到了乔布斯的回归。而马尔科的经历相当坎坷,02 年第一次加入诺基亚,06 年离职,09 年诺基亚收购了他的公司并任命他为产品设计副总裁,包揽软件和硬件的全部设计,他负责的 N9 和 Meego 被视为诺基亚的救命稻草。一年半的时间后,诺基亚 N9 惊艳亮相。人们第一次看到,诺基亚也可以如此优雅简洁。全新的 Meego 系统配合 N9 光洁的机身,正面没有任何实体按键。解锁、返回主页、任务切换、通知中心全部通过屏幕操作完成。N9 的手势操作、色彩运用和多年后的 iOS7 产生了不少共鸣。

然而此时的诺基亚 CEO 埃洛普已经下定决心要转投微软,N9 发售前 Meego 已经被确定停止软件支持与硬件更新。之后马尔科能做的就是把 WP 系统移植到 N9 的躯体上,软件在与他无关。Meego 上的通知中心、滑动操作和无实体按键理念被彻底抛弃。之后每一次马尔科·阿赫蒂萨里的出现,只能一遍遍强调 Lumia 光洁多彩的机身,对软件不置一词。

花蝴蝶马蒂亚斯·杜阿尔特

Android 的设计师杜阿尔特和前面提到的两个人来自不同星球,这个智利人喜欢穿俗艳的衬衫,Quartz 曾揶揄道“只有杜阿尔特的花衬衫比 Nexus 更漂亮”。杜阿尔特毫不避讳地承认 Android 的界面很“庸俗”,但是这毫不影响他对自己作品的信心。他握着 Nexus7 向 Verge 主编 Topo 炫耀“看这金属质边框和皮革质的后背”,“都是塑料的吗?我还以为真是金属呢?”Topo 回答,“是塑料,但是非常舒服”杜阿尔特笑着说。

杜阿尔特有自信的资本,WebOS 的多任务卡片曾让他出尽风头,后来 iOS 和 HTC Sense 对这一理念多有借鉴。他来到谷歌的第一件作品 Android 3.0 就比之前的 2.X 系列提升了一个档次。他从来不追求极简风,也没有什么“扁平化”或者“拟物化”喜好。他表示 Android UI 的哲学就是用简单的轮廓让用户明白这是什么,然后往里面填充内容。成功的范例比如 Google Now,不太成功的比如 Android 的菜单。

和温文尔雅的马尔科或者艾维相比,杜阿尔特强势不少,他面对质疑总有理由,批评别人毫不客气。8 月份他在 Google 上撰文批评雅虎天气悖离 Android 风格:“规则是为了连贯性和便利性,特别是你对此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意气风发的杜阿尔特已经完全了忘记了在 Palm 的伤痛。当年 Verizon 背信弃义,放弃他的沥血之作 Pre,选择了摩托罗拉 Droid 和 iPhone 3GS 竞争。

简志霖:第一位设计师,第一设计师

如果马尔科·阿赫蒂萨里生不逢时的话,HTC 前设计副总裁简志霖的命运就更让人叹息了。HTC One 正是出自此人之手。2001 年简志霖受周永明亲自邀请来到进入宏达电,那时候他是公司的第一位工业设计师。但是 HTC 并不是一家以设计为导向的公司,HTC 的基因是合作,只要运营商需要,宏达就会更改方案,这和孤芳自赏的苹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简志霖在 HTC 内步步高升,但是他并未获得外界足够的重视。HTC 第一部设计出彩的“钻石”是来自旧金山的设计团队,“第一部摆脱后头丑”的“蝴蝶”则是日本团队操刀设计的。直到 HTC One 的出现,让这位首席设计师扬眉吐气并为外界所知。HTC One 被视为翻身之作,简志霖也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 HTC One 是最好的安卓手机。这一观点虽有自夸之嫌,但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并不夸张。

简志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觉得终有一天会让外界所欣赏,德不孤必有邻。”这句话用来形容他和 HTC 都很贴切。他更是透露由于自己设计 HTC One 的不妥协,产品良品率开始只有 40%。然而正在简志霖踌躇满志之时,他冒领设计费和下载 HTC Sense 6 资料被 HTC 察觉。在离职准备自立门户的当天,王雪红亲自布置抓捕了自己的“第一设计师”。

这就是这四位天才设计师的故事,不管是实用的杜阿尔特、追求完美的阿赫蒂萨里和乔纳森、还是不妥协的简志霖,他们在设计才华上的差异并不明显。真正决定他们成就高低的是背后的四家公司,苹果、诺基亚、谷歌和 HTC。先后与杜阿尔特和阿赫蒂萨里共事过的另一位著名设计师 Peter Skillman 说过这样一句话“一款顶级产品,设计只能占到其中 5%,而营销、分成和采购构成了其余的 95%。

所以我们看到了同样是杜阿尔特的作品,WebOS 胎死腹中,而 Nexus 和 Jelly Bean 大放异彩。同样出色的 iPhone4 和 N9,一个成为划时代作品,一个胎死腹中。HTC One 比 Galaxy S4 口碑更好,出货量却不足三分之一。所以 iPhone 第一次在中国首发,苹果三天内向运营商供货 900 万台时,你应该知道对苹果“没有创新”的批评显得多么无力,“库克远不如乔布斯”的指责多么浅薄。而作为果粉, 当你称赞乔纳森是伟大的设计师时,不要忘了这个时代有很多和他一样优秀的设计师,风格不近相同,命运更大相径庭。

本文来源:创事记 作者:手稿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