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经过18天之后,“打工皇帝”唐骏的学历危机上升为一场对职业经理人诚信的大拷问。事件的演化自然是不遂唐骏的心意,同时也出乎公关界的意料。公众从一开始的将信将疑演变为多方观点的争论,最后演变为几乎一边倒式的唾弃。唐骏其间的几次表态将自己拖入了“越描越黑”的境地。

“唐骏放弃了和公众的主动沟通。”蓝色光标公关公司危机公关顾问韩艳泽如是评价说。曾是资深媒体人的海唐公关总经理段志敏也慨叹道:“唐骏已经错过了危机公关的最佳时机。现在尽管还有挽回的机会,但时间已经不多。”

唐骏危机公关失误在哪儿?

失误1:没有主动表态

单纯观察“学历门”本身,唐骏错得有多离谱?一个草根打工者,凭自己的努力考上大学并留学,在微软和盛大都担任过高管,曾帮盛大上市,然后高价“转会” 至新东家。他目前被指责的缘起是“远程教育”的一个博士学位,并在我们这个曾经高度崇尚学历的社会遮掩了这一点。

这样说起来,唐骏似乎没有被唾弃的必然性,可他就是神奇地做到了这一点。

在韩艳泽看来,唐骏的失误首先是没有主动表态,也不知道自己想讲什么。“在危机公关时,首先要搞清楚事情的对与错,然后尽快把尽量多的明确的信息传递出去。”他说,“不要忽视公众的智商。在多种信息面前,大家知道怎么判断,而且中国社会毕竟还是宽容的。”

失误2:搞错了回应对象

更具悲剧色彩的是,唐骏后来也曾发出“学位证明”以示清白,但这一举动被看成是搞错了主体,也搞错了方向。“他所有的回应都是针对方舟子的质疑,当然在采访中他也谈到对成功的认识,但他从没有针对自己的‘粉丝’和读者说过什么话,大家想听的是偶像对诚信的态度。”韩艳泽说,“所谓危机公关并没有输赢,其核心是沟通,而唐骏的辩解意图只是想‘不输’,他恰恰放弃了和公众的主动沟通。”

失误3:挑战主流价值观

最关键的是,唐骏在其后采访中发出的几次爆发性言论——包括著名的“蒙得了所有人就是成功”——无疑是挑战社会的主流价值观。韩艳泽感叹说:“与其说是方舟子拉走了唐骏的‘粉丝’,不如说是唐骏自己放弃了他们。他到底请的是什么样的公关团队啊!”

失误4:错过最宝贵的48小时

错过,唐骏一再错过。

科普作家方舟子对唐骏的第一次质疑发生在7月1日晚间,而唐骏的第一次“否认”出现在7月3日之后。“危机发生后最宝贵的48小时被错过了。”段志敏说,“他可能没有想清这件事的性质,没有和自己的‘商誉’联系在一起。如果在一开始就诚恳表态,哪里还有后面这么多事?”

即使在错过了“黄金时间”之后,唐骏也不是没有挽回的机会,他曾经接受报纸、杂志、电视台和广播电台的采访,但总是在回应时放弃“诚恳致歉”。后来,当出版社发表关于唐骏事件的勘误声明时,唐骏也忘了向读者道歉。最近,唐骏又宣布“两周之内不回应”,似乎想静等公众的淡忘。在全部过程中,支持偶像的“粉丝”们被忽略了。

公关经理们对唐骏说:

1,现在道歉还不算太晚,比如在报纸登整版广告。

2,设立基金,帮助有能力但低学历的上进青年。

3,发动“意见领袖”客观地点评唐骏的功过。

4,家庭形象好,可以发动亲情攻势。

调查:公关总监(经理)如何看唐骏危机公关

晨报讯(记者 张黎明)针对唐骏的诚信危机事件,记者对国内主流互联网公司的16位公关总监或公关经理做了个小调查,部分受访者同意“主动致歉是挽回危机的有效办法”,但也有人提出此时致歉为时已晚,建议冷处理,“等待淡忘”。还有受访者慨叹唐骏的危机已经无法挽回,“能救他的只有时间或世界末日”。

唐骏还有挽回的机会吗?

“我判断危机还没有结束。”韩艳泽说。段志敏也提出:“即使危机在一两个月之后被人淡忘了,难道媒体在作年终盘点时不会再次提起?”一旦唐骏成为一个“标志”,以后发生类似事件时他就会被追溯,一直出现在“不诚信”的名单里。未来唐骏被人们一再提及的都将不是正面信息。

“其实被淡忘是件可怕的事。”韩艳泽说,“这意味着人们已经对你定性了,你不再有机会纠正了。”

如果唐骏现在挽回事态,那并不算是太晚。“因为人们还在关注,还在讨论,还在询问。”韩艳泽说。

“道歉的执行并不困难,例如在主要的报纸上登整版广告致歉,在接受电视台的访问时诚心道歉。”段志敏称,还可以发动”意见领袖“客观地点评唐骏的功过。一位公关总监提出,唐骏可以设立一个基金,帮助有能力但低学历的上进青年。一位女性业内人士建议:唐骏的家庭形象挺好,能不能做一些充满亲情的表态以挽回公众的感受?

所有这一切都必须建立在道歉和诚恳表态的基础上,否则都容易被看成是“做秀”。韩艳泽说:“至多还剩下两周时间。如果两周内他还没有动作,公众的视线转移了,一个职业经理人的商誉也许就完了。”段志敏说:“这确实很难。如果道歉,几乎要否定好些年的岁月,不知道唐骏有没有这个勇气。”

来源:北京晨报   作者:张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