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森哲:中国企业进入“多极世界”全球化

中国企业已经进入了“全球化”活跃期。近几年来,中国对外投资几乎涉及了国民经济的所有行业。从近几年海外投资的行业流向来看,对采矿业、批发和零售业、金融业、租赁和商业服务业的投资比重均高于10%。其中2008年对批发和零售业、金融业、租赁和商业服务的海外投资比重超过海外投资总额的75%。

在埃森哲耗时三年完成的报告——《多极世界,长袖善舞——中国企业的全球化之路》中显示,受访的89家中国企业中有89%目前已开展了全球化业务,此外有5%的企业表示将在两年内开展全球化业务。除了投资以外,境外设立企业的数量也逐年递增,截至2008年底,中国8500家境内投资者共设立12000家境外企业,分布于全球174个国家。此外,跨境并购成为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的主要方式。根据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案例的不完全统计结果,2008年海外并购41宗,2009年海外并购49宗,2010年前6个月海外并购29宗。

该报告认为,全球化作为一种必然的趋势和重要的战略选择,已为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所认可。在对企业的问卷调查中,有12%的受访企业选择全球化作为后危机时代主要的发展战略,85%的受访企业认为全球化业务在公司战略中“非常重要”和“比较重要”。

“新兴经济体的兴起表明一个多极世界正在崛起,经济全球化已经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埃森哲大中华区主席李纲告诉《第一财经日报》,“在全球经济紧密联系、相互依赖的今天,成功开展全球化运营已成为企业成就卓越绩效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方面。尤其对于快速成长的中国企业而言,从全球的视野出发,思考其自身发展战略和运营模式,已成为一个紧迫的议题。”

全球化新解

全球化已经变成了谈论任何经济和商业问题的语境。现在全球化跟30年前所不同的是,当前的全球化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也就是多极世界。所谓多极世界不再是美、日、英、德几个国家主导全球市场的情况了。更多的像中国、印度、巴西这样新兴市场的经济在全球市场和全球经济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有的企业说“我要全球化,所以我们要在国外设立分支机构”;有的企业说“我要全球化,因此我要到海外进行并购”。

“我们认为,一个企业的全球化是:具备不断增强全球化产业布局、资源配置、运营管理能力的过程。”埃森哲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王波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他认为,一个企业的思维方式及其战略的制定、运营角色和企业文化都以全球市场为参照背景,就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全球化的企业。

以本土企业安踏来说,就是最好的例子,近几年来,中国市场已经成为全球消费品增长最快速的市场。作为一家体育用品企业,安踏并没有像李宁一样寻求海外市场支持,而是迅速扎根中国二三线市场。凭借对中国消费者需求更清晰的认识、对中国本土市场更精准的把握,逐渐在与国际品牌的竞争中把握住了更多话语权。5年之前,耐克、阿迪达斯在中国的销售占到了六成。现在这几年阿迪达斯和耐克市场份额不到30%,而国内的品牌达到70%。2009年安踏的销售额为58亿,和李宁、阿迪达斯、耐克一起跻身中国市场体育用品“第一集团军”的行列。

积极面对挑战

在多极世界崛起的背景下,伴随全球客户、资源、人才、资本和创新而带来的机遇与挑战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中国的企业全球化已经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真正的全球化运营是在统一的战略指导下,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资源配置和使用,并进行设计、采购、制造、分配、销售以及提供产品和服务,从而实现利润的最大化。“这离不开富有远见的全球视野,更离不开当地资源禀赋、市场及其他条件的支持。”王波这样认为。

例如,海信集团为了适应海外市场需求和提升经营管理全球化的水准,其海外营销团队大量使用本土的管理和营销人员。又比如万向集团在世界很多地方利用当地资源,建立自己的市场体系,以实现营销的本土化。

埃森哲的调查显示,对众多全球化企业的问卷调查显示,41%的企业认为,全球化企业最重要具备的能力是“全球化视野、全球化思维”。其次较为重要的因素包括“明确制定战略目标、具备跨国资源整合能力、跨文化的管理能力、了解全球的经济和市场、跨文化的沟通能力、组织创新能力、受国际教育的背景、外语能力和利用数据信息决策和分析的能力”。

王波说,企业的全球化必须要具备或者建立5个大的方面的能力。一个方面是企业领导力,二是全球化人才能力,也就是具有全球化运营管理的员工队伍。这是两个软的要素,还有三个硬性指标,包括组织架构、技术流程以及卓越的绩效管理。

埃森哲调研表明,中国企业全球化面临的挑战首先是文化和社会制度的差异。这种差异使中国企业在全球化的过程中遭遇到额外的阻力。受访的企业把“当地市场进入壁垒和贸易保护”及“当地政府政策限制和社会风险”列为全球化所遇到的最大挑战。缺乏懂外语、了解当地风俗文化和市场需求、精通国际法规准则和管理的全球化人才,是中国企业在当前全球化过程中的另一挑战。而中国企业全球化的劣势则主要出于自身的原因,主要体现在管理全球化业务经验的不足、缺乏创新和核心技术,以及全球化人才的匮乏。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