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健:一个被营销的信仰不是真信仰

我也知道很多的教徒都为我祈祷,他们爱我的作品,同时他们也转移到爱我一样,他们在为我祈祷,他们在为我避邪避难。我由心里面能感觉到他们在给我加持的力量。他们相信我会做公平的事,所以他们愿意给我做加持,我相信这种力量是善意的。

问:人到中年之后,好多人都要解决信仰问题,我不知道您对宗教是不是有兴趣?

答:对宗教的关注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在人的思维活动当中,有一个很大的一个空间是留给信仰用的。你要不用的话,你要不正常的去运用这个空间,或者运用这些信息,他反而会毁你。但它不是一个神的概念,或者说不是一个有神论、无神论的概念,我更愿意说他是一个超理性的思维方式,和高角度俯视自己感性的一个过程。

问:怎么理解?

答:所谓超理性的东西就是他纯感性的时候,他会觉得感性的东西很可怕。后来,你发现一旦宗教碰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啪”马上就会投靠宗教,甭管是什么教,就说明他们自己有一种理性的思维,超理性思维,总是在怀疑自己的感性,就是他自身里面总是在怀疑,或者他们用各种各样的说法在说这种现象,比如说自己命苦,比如通过什么方法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烧香拜佛,迷信一下啊,或者说找到任何一个信仰他们就会信仰。后来,你发现实际上这是一个人超理性的思维需求,每个人都有这种超理性的东西,他闭上眼睛不知道是什么状态,可能是一种无知状态,实际上是一种理性状态,但是身处这种理性状态他会很恐惧,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抓到一根稻草,他就会相信它。当然,我这个话肯定不会被教徒、任何的教徒去同意,他们会认为自己是神的儿子,他们可能是这样想,我也觉得他们是神的儿子,我也觉得他们是对的。

问:也就是说其实您并不信任何宗教?就相信自己有掌控自己的能力?

答:不是。人们在孤独的时候,在痛苦的时候特别渴望有人去关注他、关怀他,佛教的“慈悲”,基督教的“爱”,就是这种东西。我发现自己需要慈悲、需要被关爱的时候特别多,生病的时候、不喜欢自己的时候是渴望的。特别是在跟别人发生争执以后,发现自己又没对,又要面子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很讨厌。要是周围有一个庙的话,我会进去磕头,也许我会痛哭一气,然后我就好了。或者我会祈祷一下,我会去寻求拯救一下,或许就相对解脱一段时间。而且这种过程可能需要长期的,比如说像礼拜,为什么有礼拜?为什么有一个庙让你长期去洗礼?其实就是为了让你打理自己情感和思维上的剩余信息。人确实需要这些东西,同时我也特别高兴我在创作,因为在创作过程当中,每写一首歌的时候,好像都会哭一次,好像都会洗礼一次。你从无助到自己被拯救了,然后知道在干嘛,清楚我要写什么了,我自己把情感宣泄干净了,我觉得这个过程是人人都需要的。

问:就是说你并不需要宗教?

答:不对。你这是不是黑就是白的说法。如果一个信仰被营销的话,我觉得这个信仰就不是信仰。所以我不相信,我也不会轻易再被别人左右了。其实我说的非常非常清楚,我已经说的不能再清楚了,也许可能你理解不了,就是人们在需要一种超理性的状态,而人人都有,就像你生命的一条腿一样,它永远在你的身上。你怎么去处理那是你的事了,我怎么处理是我自己的事。

问:我理解,你说的意思我理解,我是说人们一般会问你会信哪一个教,我是说这个意思。就是你不会选择信一个宗教这个意思?

答:我跟你说,当你发现当你看这些书的时候,你会爱上所有的创始人,你会非常欣赏这些人,他们的人格非常非常感动你,从耶稣到释伽牟尼到各种菩萨,当你看到他们故事的时候,你都会被他们感动。他们有强烈的自我牺牲精神,当他们历历在目的时候,当你看到有些人在信仰的时候,他们也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就会感动你。

问:这种感动会转化为拯救你的力量?

答:对,这肯定是给你加持,等于是给你的创作加持力量。而且等你作完了以后,你等于是给他反加持,你再回馈他们,给他们力量。

问:就是说你不用再刻意的去信某一个东西。

答:又回到我刚才说的问题,这个东西很深,说句实话也许咱们这个岁数的人能够了解,年轻人他们真的不需要有,而且你没有必要强加于他们,他悟到了就会悟了,悟不到没有关系。所以我不想营销的原因就是,因为它不属于强加于别人这种话题,这种信息你自己找到了就是找到了,你找不到的话你没有权利去偏要别人去信。所以我不是一个传教士,我不是任何传教士,我不想给任何人说教。

问:理解。

答:所以我觉得这个东西,你只认识一点就够了,而且这个东西是无止境的需要去反思的,就像你无止境的需要打理,需要洗礼。哪怕你信神,哪怕你信什么,他们都需要,这种思维活动人都是需要的,只不过是你的方式不一样。我有我自己的方式,你是不是有是你自己的事,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而且,我希望我们能够互助,我也知道很多的教徒都为我祈祷,他们爱我的作品,同时他们也转移到爱我一样,他们在为我祈祷,他们在为我避邪避难。我由心里面能感觉到他们在给我加持的力量。他们相信我会做公平的事,所以他们愿意给我做加持,我相信这种力量是善意的。因为我周围什么样的信仰都有,他们也有说:“你要不信的话,你就会继续受苦。”我就会跟他们说,我说我受苦,我爬起来的时候,我会感谢你,我没爬起来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你让我自己摔倒自己爬起来,我会说这样的话。但是我会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去生活。

本文来源:百度百家 作者:老愚 FT中文网专栏作家 散文作家,著有《在和风中假寐》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