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谷歌佩奇的公开信 该关注些什么?

5 月 16 日早上,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塞吉·布林(Sergey Brin)向股东发布了 2014 年公开信(由佩奇撰写)。邮件中回顾了谷歌过去一年中取得的成绩,并指出搜索、多屏幕服务,以及互联网接入是谷歌目前的关注重点。佩奇还对谷歌的未来进行了畅想,包括在消除信息鸿沟、无人驾驶、医疗革命等方面的野心。《商业价值》第一时间为您逐条解读。

搜索依旧是做金矿

公开信原文:「从很多方面看,我们离打造自己梦想中的搜索引擎这个目标还有万里之遥。这种搜索引擎应该是在用户需要的时候,无需他们花什么力气,就能提供正确信息的工具。之所以说离这个目标很远,部分是因为从深层次上理解信息是个难题。Google Now 正在应对这个挑战。它甚至可以在用户不发问的情况下提供信息,可以让人免去翻遍收件箱查找物流需要的订单号码这种苦恼,而把号码直接显示在屏幕上。基于兴趣的 Google+ 推荐,也可以提供大量信息。我总是可以看到高度相关的东西,我最近在 Google+ 中谈到过风筝冲浪,接着就看到了这段关于风筝冲浪历史的 YouTube 视频。」

【解读】

移动互联网时代,搜索引擎将要走向何方?这一直是业界关注的焦点,同时也是搜索巨头们苦恼的地方。大家都认定搜索依旧是一个具有相当战略地位的流量入口,比如最近 UC 就发布了神马搜索,表达了对这一市场的野心。不过,移动设备上的搜索引擎显然不能照搬 PC 的那一套东西。

移动设备赋予了搜索引擎新的可能性,因为具有更多感知的能力,移动搜索的未来一定是依据用户的使用场景来提供贴心和准确的服务,这正是佩奇所列举的案例想要传达的东西。

进一步打通屏幕间的藩篱

公开信原文:「由于设备的增多,确保人们能有效地在其间浏览就变得越来越重要。我们的 Chrome 浏览器可以流畅地运行在各种设备上,这款产品已经拥有了超过 7.5 亿用户,非常快,非常安全。在台式机上打开地图,当切换到移动设备时,同样的页面会被保留下来,让你继续查看。想想照片吧:它们无疑可以成为多屏世界里的大麻烦。不同的设备上存储着不同的照片,找不到也无法分享,我们都体会过这种沮丧的滋味。G+ 可以即时将照片传导网上,方便你在任何设备上查看。更妙的是,如果手机丢了,也不会影响到你的照片。」

【解读】

多屏互动是目前整个行业努力的方向,现在这些屏幕代表着 PC、手机、Pad 和电视,但是在不远的将来,这些具有现实功能的屏幕会越来越多,比如汽车的中控台、比如随着智能家居的推进,你的冰箱和微波炉上或许也会出现屏幕、当然,还有整个业界都高度关注的智能手表,未来如何实现内容在这些产品上的流转,其中蕴藏着巨大的机会。

信息鸿沟还远远没有消除

公开信原文:「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假设你已经是 20 亿网民中的一员。其实在这之外还有 50 亿人。今天的世界有如此丰富的信息,但还有三分之二的人口却没有最基本的互联网连接,这不得不说是个悲剧。这就是为什么我对启动了『气球计划』(Project Loon)特别激动的原因。这个理念是在最偏僻的地区打造一个气球联成的网络(它们的高度是商用飞机的两倍),为乡村和偏远地区提供网络连接。很快,巴西东北部就会出现首个上网的教室,靠得就是『气球』。而且随着项目的深入开展,我们还希望能把这种联网的能力带给越来越多的人——创造出我们从未想过的机遇。」

【解读】

正在阅读这篇文章的你,一定认为上网已经跟吃饭喝水一样成为了生活里一个最为基本的事情,但是很难想象,这个世界上的绝大部分人,没错,是绝大部分,他们还没有接触过互联网。从气球计划当中,你可以感受到这家公司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不知什么时候,国内的科技巨头们也能在激烈竞争之余,抽出一些时间来做一些这样看起来并不十分靠谱的事情,而不仅仅是通过捐赠助学、成立基金会那么简单。

谷歌还能给投资人带来哪些新的想象力?

公开信原文:「很多公司会逐渐习惯自己做事的方式,只会做渐进式的改变。时间一长,这种渐进主义就会导致走上歧途,尤其是在科技行业,因为改变本身更像是种革命,而不是进化。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持续从长远出发,在下一代产品上押重注。在医疗保健领域,我们有 Calico——这是一间由 Genentech 前任首席执行官 Art Levinson 带领的新公司,专注于健康和长寿;还有智能隐形眼镜 Iris,可以改变糖尿病患者的生活。我们近期还收购了 Nest,这家公司让暖气这些本是无爱的家居产品变得更有用。而且我们对新推出的谷歌购物速递服务(Google Shopping Express)——它可以提供当日送抵的服务,以及无人驾驶汽车(这已经无需解释!)都非常激动。在今天看来,这些都是非常疯狂的想法。但是,如果说过去有那么一点能证明我们今后的成功,那么用不了几年,现在的这些赌注看上去就不会那么不着边际了。」

【解读】

资本市场愿意听故事,用户也愿意有新鲜的刺激,你可以阴谋论地认为谷歌的这些举措只是为了讨好资本市场,但是无论如何,你不能否认,谷歌的这些新鲜业务的确让人充满了想象。

————– 以下内容来自新浪科技 —————

谷歌CEO 拉里·佩奇 (Larry Page) 今天在公司的投资者关系网站上发表了 2013 年公司创始人邮件。邮件中回顾了谷歌过去一年中取得的成绩,并指出搜索、多屏幕服务,以及互联网接入是谷歌目前的关注重点。

以下为文章全文:

布林和我创立谷歌是因为我们希望“开发一款服务,大幅改进尽可能多人们的生活”。我们一直坚持这一使命,并进行了长期投入,开发用户真正喜爱的新技术,例如搜索、Gmail、地图、Chrome、YouTube 和 Android。我们在较短的时间内涉足了许多领域,因此人们很自然地会问,今天的谷歌究竟是什么,你们将走向何方?这是一个好问题。

搜索

信息是谷歌的核心。我们的一大动力在于,我们认为信息的获得能推动人类进步。在儿童时代,我们俩都很有好奇心。我记得,我曾花大量时间阅读图书和杂志,或是把家里的东西拆开,看看它的工作方式。今天,寻找这些信息变得更容易。你只要前往谷歌搜索即可。搜索很有意义,因为甚至些许知识就能带来巨大的不同,无论这是看似简单但对日常生活很重要的信息,例如如何避开交通堵塞,还是一些更重要的事,例如非洲的农民关注如何拯救他种植的土豆

谷歌搜索引擎中的用户活动非常活跃,每月搜索次数超过 1000 亿次 (而其中 15% 是我们前所未见的),而我们目前在几秒中内就会更新编目,以确保我们显示最新的结果。为了使生活变得更简单,我们开始针对你的问题提供直接的答案。例如,“世界上最深的湖是什么?”(这是西伯利亚的贝加尔湖,深度为 1741 米。) 或者“我的航班何时起飞?”此外,我对语音搜索取得的进展感到高兴,目前该服务已支持超过 38 种语言,包括最近的泰语和越南语。语音通常是最快捷、最简单的提问方式,尤其是当你使用移动设备时。

从许多方面来看,目前距离创造我梦想中的搜索引擎还有十分遥远的距离。这样的搜索引擎应当在准确的时间向你提供正确的信息,同时你不必花很大精力去操作。这部分是由于,深入理解信息是一个有待解决的难题。Google Now 正试图解决这一挑战。Google Now 能在你没有提问的情况下就提供信息,因此你不必打开收件箱去寻找必要的快递信息,这一信息会直接出现在你的屏幕上。Google+ 上基于兴趣的建议也成为一个重要的信息来源。我总是能获得具有高度相关性的信息,例如近期出现在我信息流中关于风筝滑水发展历史的这条 YouTube 视频。

尽管目前仍处于发展早期,但关于理解人们的内容,我们已取得了重大进展。如果我们希望加强人机互动,那么这非常关键。请想想你的交通通勤。你需要易于获得的交通信息,从而可以规划交通路线,避开交通拥堵。如果突然需要安排另一事项,那么你会希望从当前所在位置开始获得导航 (而不是在小屏幕上手动输入位置)。改进的内容也将使搜索变得更自然,不再是你手动输入至计算机的一系列关键词。我们正越来越接近这一目标:查询埃菲尔铁塔的高度,以及“它”的建设时间。通过理解“它”在上下文中代表什么,我们可以带来会话式的搜索。

生活在多屏幕世界中

随着设备的越来越多,确保你可以方便地跨设备使用服务越来越重要。我们的 Chrome 浏览器已有 7.5 亿用户,速度很快,同时也很安全。这款浏览器能无缝地跨设备使用。在桌面上打开地图,当你转移至移动设备时,同样的标签将会打开,因此你可以继续浏览。

来看看照片。在多屏幕的世界中,这是非常糟糕的功能场景。在不同设备上我们保存着不同的照片,很难查找或分享。这样的情况令所有人感到失望。Google+ 可以将这些照片全部上传至网上,随后你可以在任何设备上查看照片。更有利的是,如果你丢失了手机,照片并不会一起丢失。

在不到 6 年时间里,超过 10 亿台 Android 设备已被激活 (发展速度很快)。这给全球越来越多的应用开发者带来了一个优秀的平台。目睹这一生态系统的起飞令人兴奋。2013 年,Android 开发者通过用户付费获得的平均收入较一年前增长了超过 4 倍。目前,我们正在将 Android 推广至手表等可穿戴计算设备,以及汽车。在汽车中,我们可以使导航、拨打电话和播放音乐变得非常简单。

Google Play 在线商店的理念也很类似。通过 Google Play,你可以一站式获得应用、电影、电子书和音乐,在任何设备上使用这些内容,而不必进行无休止的同步。如果你在平板电脑上听音乐,而你转移到手机上时,这首音乐仍会在那里 (你可以发现,这里出现了一个主题!)。近期,凭借 Chromecast 电视棒,从家中或朋友公寓的电视机收看来自 Google Play 和Netflix的电影变得很简单。你可以扔掉所有电视机遥控器,仅仅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中的现有应用,例如 YouTube,来控制电视机。最令人高兴的是,Chromecast 的价格只有 35 美元。

目前,如果没有良好的设计,这一切都不会有意义。我还记得,我曾在密歇根大学学习可用性课程。学生们需要选择一个他们熟知的程序 (我选择了电子邮件程序),并估计专家级用户使用该程序完成各种任务需要花多长时间。这使我理解到,开发优秀而高效的界面非常困难,需要比你想象中进行更多的工程开发。这里需要一个标签,那里需要一个下拉菜单。如果你给人们提供更多选择 (即使他们并不使用这些选择),他们的学习时间就会更长。人们仍在谈论谷歌主页的简洁性,这也是我们最初成功的重要一部分。这种理念没有理由不能应用在我们的其他产品中,尤其是目前存在许多设备和选择,以及许多可能分散人们注意力的机会。

互联网接入:尚未得到解决的问题

当然,以上一切都假定你是已接入互联网的 20 亿人之一。这意味着全球还有 50 亿人尚未联网。尽管目前已有大量信息,但全球 2/3 人口仍缺乏最基本的互联网连接,这是一个悲剧。因此,我很高兴我们的团队正在开发 Project Loon 项目。这一理念是在太空边缘建设一个气球网络 (飞行高度是商用飞机的两倍),从而为农村和偏远地区提供互联网连接。凭借 Project Loon,在巴西东北部的教室中,我们很快将首次带来互联网连接。随着项目的发展,我们希望将网络的力量带给更多人,从而创造此前无人能想象的机会。

发明和再发明

如果可以让小型的专门团队从基本原则起步,而不是被以往行事方式所束缚,那么所实现的东西将非常有趣。不过我逐渐发现,很难让团队建立起非常远大的目标,因为大部分人在接受教育的过程中缺乏“登月”的思维方式。他们习惯于认为,一些事是不可能的,并对失败感到畏惧。因此我们花费了很大精力,在谷歌内部聘请独立思想家,并设定远大的目标。因为,如果你聘请正确的人才,带来足够大胆的梦想,那么通常都能够实现。即使你最终失败,你也会学到重要的经验。

毫无疑问,许多公司逐渐习惯于从事他们已经能做好的工作,仅仅只是进行增量式的改变。这种增量式的思维方式逐渐变得不合适,尤其是在科技行业,因为科技行业的改变通常都是革命性,而非改良性的。因此,我们仍在为长期发展,为下一代重要产品进行投资。在医疗领域,我们拥有 Calico。这是一家由 Genetech 前 CEO 亚特·列文森 (Art Levinson) 领导的公司,专注于医疗、健康和长寿。我们也拥有 Iris。这是一款智能隐形眼镜,能改变糖尿病患者的生活。我们近期还收购了 Nest,该公司将普通家居用品,例如恒温器变得更有用。此外,我们对新的 Google Shopping Express 快递服务感到兴奋,这是帮助你在订购当天就收到商品的快递服务。无人驾驶汽车也是如此 (无需再做解释!)。今天,这些想法看似非常疯狂,但如果过去的经验能指引我们未来如何取得成功,那么今天的这些重要赌注在几年后不会显得奇怪。

在成立谷歌 16 年之后,我们仅仅只掀开了幕布的一角。在每天的工作中,布林和我都会对未来,以及与我们共事的杰出人物感到兴奋。谷歌员工使一切变得可能,他们是我们的未来。尽管世界在几年内就会发生改变,但给当前人类生活带来改变的可能性仍在驱动着我们,就像我们刚刚开始时一样。

— 拉里·佩奇

本文来源:极客公园  作者:杨半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