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中国企业的数字变革大潮已开始

《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近日刊登了一篇关于中国企业的评论文章。作者认为,中国企业目前还没有实现网络化和数字化,严重影响了生产效率。以下是文章的主要内容。

乍看之下,中国似乎以极大的热情实现了网络化和数字化。阿里巴巴、腾讯和京东等著名网络公司似乎证明了这一点。中国目前拥有世界上最多的智能手机用户和互联网用户。中国还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电子商务产业——去年的产值超过 3000 亿美元。阿里巴巴即将进行 IPO, 其规模或将创全球历史之最。

但是,有人认为,中国大多数企业还没有实现网络化,也没有参与云计算和“大数据”分析等技术趋势。这种观点也许令人诧异。然而,这正是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 ,MGI)于 7 月 24 日发布的报告的结论。MGI 发现,中国仅有五分之一的公司使用了云存储技术,而美国有五分之三的公司使用这一技术。中国企业仅将 2% 的收入用于信息技术研发,这一比例仅相当于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即使是中石化和中石油这样的大型国企,在信息技术方面的投入也十分吝啬。MGI 的结论是,中国的大部分企业还未能享受到互联网在企业营销、供给链管理和合作研究等方面带来的众多好处。

自 2010 年以来,中国的劳动生产率增长了四分之一。然而,这一增长主要是由于财政刺激政策下的巨大资本支出,因而是不可持续的。事实上,中国许多企业(出口企业除外,因为它们必须同高效率的国外公司竞争)仍然效率低下。出现这种局面的原因很多,尤其是官僚主义、政府干预和严重倾斜的企业补贴等。MGI 认为,这种局面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因素——企业未能实现网络化和数字化。

尽管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网拥有上百万商家,但仍有无数商家仍然没有利用互联网营销。目前,中国仅有 20%-25% 的小企业采用互联网营销,而在美国,这一比例是 75%。中国地方企业的劳动生产率仅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 75% 左右,原因之一就在这里。在英国和巴西,这个数字分别是 90% 和 95%。

可喜的是,尽管已经落后,随着中国企业网络化的进展,它们的生产效率会出现一个很大的提升,从而为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增长提供动力。廉价劳动力的减少给中国带来的担忧也会减小,中国经济将更多转向创新和消费驱动。由于互联网促进了企业竞争,提高了价格透明度,大企业的利润率降低,它们将被迫寻求新技术的支持。MGI 预计,在中国,“变革的大潮已经开始”。

在中国工业的各个领域,网络化程度最高和最低的企业之间都有着显著的差异。例如,有的汽车制造商采用实时数据来优化供应链和运输,其库存周转速度比其他公司快四倍。在中国的搜索引擎“百度”上,潜在购车者每天的搜索总次数高达 1000 万次。因此,中国企业利用互联网降低营销和销售成本的空间很大。外国的汽车制造商——如大众汽车(Volkswagen)——已经开始在他们的官网和中国的 “天猫”网上直接向中国消费者销售汽车。有些汽车厂商已经实现了汽车联网,例如通用汽车公司(GM)推出了安吉星(OnStar)服务。这意味着,汽车经销商可以远距离检查用户的汽车,并向用户发送维修提醒,这不但可以降低成本,也可以提高顾客满意度。

数字革命能够带来多方面的好处。由于中国的国有银行主要是为国有企业提供贷款,民营企业一直存在着资金不足的问题。但是,阿里巴巴和腾讯现在已经打破了原有的市场秩序,使民营企业可以在互联网上获得小额贷款。依靠这些资金,小企业也可以发展为跨国公司。MGI 这份报告的作者之一陈有刚预测,互联网还将使中国数百万家小型企业建立合作关系,并产生强大的网络效应,进而提高生产力。互联网将最终重塑消费电子、汽车、化工、金融服务、房地产和医疗卫生等六大行业。

互联网能否在国有企业中也大显神通呢?中国的国有企业是典型的低效率企业,它们与私有企业在资产收益率上的差距不断拉大。中国政府也认识到了这点。就在这个月,中国政府推出了温和的国企改革举措,包括将部分国企私有化和小幅度的企业管理改革。前不久,中信集团将总公司的国内业务并入其香港上市的分公司,希望以此迫使中信集团发展。

这些举措有助于国有企业加速进入数字化时代。但是,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中国很多这样不痛不痒的小改革最终都以失败告终。因此,我们有理由怀疑现在的这些措施是否会起到很大作用。况且,对于一个管理机制不善的企业,技术对生产效率的提高也是有限的。咨询公司 EY 曾在一项调查中询问中国的企业管理者:阻碍生产力提高的主要因素是什么?回答者提到最多的不是技术短缺,而是与文化和制度上的缺陷,比如“责任不明晰 ”和“过度的集权控制”。这些问题当然在国有企业中最突出。如果中国企业想要从互联网、数字化、云计算和大数据分析等新技术中获益,它们必须进行更多、更大的改革。

本文来源:腾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