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网收百余家企业“保护费”达数亿元

9月3日,上海警方发布称,根据一些企业和个人举报,侦破一起以舆论监督为幌子,通过有偿新闻非法获取巨额利益的特大新闻敲诈案件,涉案的21世纪网等8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这起案件因何进入警方视线?目前有何进展?昨天,警方对此案部分细节进行了披露。

新闻敲诈8嫌疑人落网

9月3日晚,上海市公安局通报一条消息:上海市公安局于日前侦破一起特大新闻敲诈案件,涉案的21世纪网主编和相关管理、采编、经营人员及上海润言、深圳鑫麒麟两家公关公司负责人等8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记者了解到,21世纪网进入公安机关视野,正是缘于一些企业和个人的举报。多名犯罪嫌疑人的供述显示,被21世纪网涉嫌敲诈过的企业“实在太多”,站出来举报的还只是小部分。

负面报道媒体从中牟利

“我们的策略就是利用报纸的影响力,迅速拷贝报纸的新闻模式,刊登原创性、以深度见长的负面报道,吸引拟上市或已上市公司的关注。”据犯罪嫌疑人、《21世纪经济报道》副主编、21世纪网总裁刘冬说,当时,国内企业正以日均数家的速度大量上市,这为一些财经媒体提供了巨大的牟利空间。

“一个企业上市,会获得巨大的经济利益。那么企业在准备上市的过程中,如果媒体上出现负面新闻,这个企业上市就会搁浅,或者被证监会调查而取消上市资格。所以,企业在上市前会不惜一切代价维护正面形象,不能出现负面报道,不管这些报道是真实的,还是不真实的。”刘冬坦言,对于已上市公司来说,负面报道也会令其经营受影响或股价下跌。

收费数亿百余公司涉案

专案组查明,21世纪网通过公关公司招揽介绍和业内新闻记者物色筛选等方式,寻找具有“上市”“拟上市”“重组”“转型”等题材的上市公司或知名企业作为“目标”对象。对于愿意“合作”的企业,在收取高额费用后,通过夸大正面事实或掩盖负面问题进行“正面报道”;对不与之合作的企业,在21世纪网等平台发布负面报道,以此要挟企业投放广告或签订合作协议,单位和个人从中获取高额广告费或好处费。

据了解,自2010年4月起,21世纪网与100多家IPO企业、上市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收取每家企业20万至30万费用,累计数亿元。

揭秘

为何牟取暴利?为完成数千万业务指标

21世纪网本是21世纪经济报道的网络电子版,直至2010年春节后才被剥离出来,实现独立运营,独立核算。犯罪嫌疑人刘冬在接受讯问时说:“当时,我想从原创财经新闻、聚焦资本、股市市场入手,将网站做大做强。”

随后,刘冬四处招兵买马,让周斌负责网站新闻采编,莫宝泉等人负责广告业务。2011年初,报社又将“上市公司”这块交由网站负责。据刘冬供述,在网站增加内容的同时,报社领导也给网站下达了业务指标,“2010年是四五千万,2011年是九千万,2012年和2013年是每年七千万,2014年又是九千万”。

为了完成这些任务,21世纪网狠抓广告业务。“2009年后,全国成立了很多私人控股的财经公关公司,当某些企业准备上市时,因为对资本市场不熟悉,就会找这些公司负责上市前路演、一级市场的销售和新闻媒体在相关舆论上的保护。这些公关公司会找我们协调关系,要求对方和我们签订合同在我们网站上投放广告,这也是现在21世纪网收入的主要来源。”刘冬说。

据供述,现在21世纪网主要的公关公司客户有上海润言公司、深圳九富公司、上海怡桥公司、深圳鑫麒麟公司。

“报社领导给网站下达了业务指标,2013年是每年七千万,2014年九千万”

如何实现盈利?报负面新闻要挟投广告

说到“新闻媒体在相关舆论上的保护”,刘冬进一步供述:“21世纪网属于全国一线财经网站,有较大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为防止该网站报道企业的负面新闻,财经公关公司就会物色这些即将上市的企业,以与我们网站签订广告合同收取费用的方式,让我们封嘴。”

“其实这就是保护费,上市公司其实没有什么新闻报道需求,只是在即将上市的时候,为了不出现负面新闻影响上市,它们不得不和我们网站签订了广告合同,这就等于签了一个保护协议。”犯罪嫌疑人周斌说。

“签订合同后,我们网站会将这些企业名单统一交给采编部记者,要求他们不要撰写这些企业的负面新闻。但有些记者还是撰写报道了其中一些企业的负面新闻,此时公关公司就会启动‘紧急公关机制’,和我们立即沟通,要求我们撤稿。”刘冬在接受讯问时说,从网站经营的角度出发,对于有长期合同、关系较好的公司,21世纪网就会马上撤稿;对于关系一般、短期合同的公司,21世纪网的广告部会在财经公关公司的协调下,要求对方增加广告投放费用或者延长广告投放年限。为了避免公司经营受到影响,这些公司只会乖乖就范。

目前,上海警方已经初步查明,刘冬、周斌授意21世纪网记者通过各种途径主动挖掘、采编IPO企业、上市公司的负面信息。而周斌通过每周组织召开选题电视电话会议,选择确定未与21世纪网站建立合作关系的企业作为报道对象,涉及重大、敏感题材的,报刘冬审定。当负面新闻报道发布后,被报道企业联系财经公关公司,或者直接联系刘冬、周斌,要求撤稿。刘冬、周斌随即让被报道企业联系莫宝泉,由莫宝泉负责与该企业签订合作协议,并收取巨额费用。

“上市公司没有报道需求,只是在即将上市的时候,不要出现负面新闻。”

公关公司

如何谋取利益?左右逢源充当掮客

“上市公司、媒体网站都不方便出面的情况下,公关公司就是极为重要的“牵线搭桥”角色扮演者。”

在21世纪网收取“保护费”的同时,上海润言、深圳鑫麒麟等财经公关公司也会从中获利。据上海润言公司负责人、犯罪嫌疑人陶凯交代,公司收入主要有四种方式:一是通过与客户签订合作协议,客户要交一笔媒体公关服务费,每年20万至50万元;二是为客户办酒会等活动收取的服务费;三是通过给媒体拉广告的方式赚取返点,媒体会根据广告合同标的额返点5%至8%;四是赚取给媒体拉广告的差价。“如果我和客户谈下来的广告合作协议标的额是30万元,但是我和媒体谈下来的广告合作协议标的额是20万元,这样就有10万元的差价赚。”

事实上,财经公关公司的生存之道就是“左右逢源”。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出于对负面新闻报道的担心,对其有所求;对于媒体网站来说,如果有良好的合作关系,也可以“互利共赢”。

网站高层

如何赚取黑色收入?私设公司捞“歪财”

据上海警方查明,21世纪网的相关管理人员在公关公司获取巨额利益的引诱下,也私下设立了相关公司,以负面报道相要挟,胁迫上市公司、IPO公司与前述公关公司签订协议,非法牟利。目前已经掌握的有:周斌、莫宝泉及周斌之弟周敏设立广州创众公司,21世纪网站记者夏晓柏设立湖南富礼公司,记者王卓铭与其妻弟孟垚设立北京怀溪恒润公司。

犯罪嫌疑人周斌交代,广州创众广告有限公司系2012年左右注册成立,该公司的注册资金为50万元或100万元,他与莫宝泉及其弟周敏均实际出资,周斌占股40%,莫宝泉占股40%,周敏占股20%。公司日常经营管理由周敏和莫宝泉的妻子李晓芸负责。

对于成立这家公司的初衷,周斌如此解释:“大约在2012年底至2013年初,因为公司给予我的收入较低,之前我为公司拉来的一些客户,公司都没有给予我相应的回扣。”

谈到自家公司如何盈利的问题,周斌述称:“21世纪网上有时会有一些上市公司的负面帖子,这样上市公司就会通过中间人找到21世纪网,希望能将这些负面报道删除。在这种情况下,我就会将这些中间人介绍到广州创众公司,由广州创众公司先与上市公司签订广告发布合同,之后广州创众公司再与21世纪网签订广告代理合同,两份合同之间就会有一定的差价,而这个差价就是创众公司的利润。”

“三方在合同前签订之后,创众公司其实不需要做什么事情,只是在收取了上市公司的钱后,按照与21世纪网签订合同的标的将相应的资金汇至21世纪网站。至于21世纪网,在收取资金之后,会为这些公司做一些广告,并将相关负面报道删除。”据周斌供述,通过广州创众公司,他获利100万元人民币。

“管理人员私下设立了相关公司,以负面报道相要挟公司签订协议,非法牟利。”

网站记者

为何走到敲诈前线?删删稿即可赚钱

高管有高管的招数,记者也有记者的资源。

尽管公司上下的大方向是“不愿意与IPO企业、上市公司直接接触,怕影响太坏”,尽管公司对于记者的负面报道被“公关”,也会以发放奖金的形式作为报酬,但是,这些并不妨碍记者继续找寻负面报道的线索,并不能阻止记者自己去寻求发财之道。

日前,21世纪网记者、犯罪嫌疑人王卓铭在接受讯问时就承认,他因为撰写声广健康、海南海药、修正药业、恒瑞医药等公司负面报道,收取这些企业的好处费。“来钱来得太容易了,而且是让你除了删稿之外什么都不用做。”

记者获悉,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涉案企业已达100多家。公安机关专门开设了号码为“021-22029018”的报案电话,欢迎社会各界举报犯罪线索。

“来钱来得太容易了,而且是让你除了删稿之外什么都不用做。”

细节披露

祥云飞龙为撤稿续签广告

云南祥云飞龙公司曾受到21世纪网的敲诈。

据刘冬回忆:“今年6月,网站首席记者朱益民发现云南祥云飞龙公司业绩和生产情况有造假现象,就做了一个月的秘密采访并撰写成稿。准备发稿这天,网站技术新闻总监正在排版时,这篇文章被祥云飞龙公司通过百度搜索发现,便联系我请求我撤稿。经过多番交涉,我决定不再发稿了。祥云飞龙公司和我们在之前一年30万元合同的基础上续签了两年广告投放合同,合同标的100万。”

对祥云飞龙公司这种敲诈,深圳鑫麒麟公司负责人、犯罪嫌疑人邢达供述道:“这些媒体太黑心了。祥云飞龙如果不付这100万元,21世纪会盯着不放,继续报道负面消息,对公司上市影响极大,祥云飞龙公司只能支付资金息事宁人。”

媒体高管收钱动辄数十万

周斌在接受讯问时供述,很多财经公关公司会对网站媒体高管“公关”,“我记得起来的有,上市公司壹桥苗业曾经送给我10万元人民币,另外上海润言公司的陶凯及其妻子连春晖都送过我购物卡,还有深圳鑫麒麟公司的邢达给我5万元活动费和20万元购房款。”

此外,据刘冬供述,他也接受过不同财经公关公司不同形式的贿赂,比如2012年底,上海润言公司的陶凯,以“感谢对他们公司维系客户的照顾”,按刘冬指示转账35万元。

“2013年12月,我和妻子张弛去美国看儿子的费用,都是上海润言公司的陶凯支付的。”刘冬在接受讯问时说,“印象中,陶凯为我们购买了往返机票,共计8万多元人民币;还为我们支付了在美国的租车费、住宿费,共计7万多元人民币。”

记者联合妻弟删稿获巨款

记者王卓铭说:“今年8月初,我参加一个新闻发布会,得知‘声广健康有在电视上发布虚假广告、骗取很多老年人钱财’的新闻线索,便立即联系单位,敲定负面报道事宜。”

撰写过程中,王卓铭主动联系了声广健康董事长陈晓,跟他说了要刊登负面报道。陈晓做了辩解,并希望不要刊登,但并没有提及好处。事后21世纪经济报道刊登了负面报道,21世纪网也转载了相关文章。

大约两天后,陈晓提出希望删除稿件,并表示愿意出钱解决此事。王卓铭说:“于是,我一方面给了他我妻弟孟垚的电话,对他说孟垚可以帮他;另一方面将事情告诉了孟垚,并且让孟垚去找陈晓谈撤稿的事情。”

最终,孟垚主动联系周斌要求撤稿,并且洽谈成功,“21世纪网收了20万元的合作费用,而孟垚向声广健康收了85万元,孟垚又从中给了我12万元。”王卓铭供述。

嫌犯供述

“媒体作为一种公权力,如果应用它的人心怀不端,那造成的危害无法想象。以上市公司为例,众多个人投资者参与其中,美好的愿望是享受公司成长的红利,但是如果媒体不据实报道,或者故意隐瞒敏感信息,或者故意误导读者,那扰乱的将是整个市场秩序,以及大量投资人的信心。”

——21世纪网总裁刘冬

“我知道,这些是犯罪行为,但为了能够赚钱快,我选择了同流合污。我愿意向司法机关如实交代自己的罪行,希望各位媒体人以我为鉴,遵纪守法,不要重蹈覆辙。”

——21世纪网记者王卓铭

“我曾把满腔热血浇洒在汶川灾区的土地上,也把自己的才能应用于为人不齿的‘保护费’经营上。时至今日,如果给我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我会对自己和所有人说,我们要拒绝那样丑陋的商业模式,我们一定能够有别的办法,做好我们的新闻。”

——21世纪网采编负责人周斌

专家说法

舆论监督权不是牟利工具

有关专家指出,21世纪网涉案被查,应当引发各方对于资本市场舆论监督问题的深入思考。

新闻媒体的舆论监督权不能异化为待价而沽的牟利工具,媒体从业者不能成为手握“第四种权力”的寻租者和牟利者。资本市场不是不需要舆论监督,恰恰相反,市场的任何变化都关系到股民的真金白银,关系到企业的正常发展乃至国计民生,公众的知情权必须得到保护,媒体的监督权需要正确行使。对于媒体而言,客观报道、公正中立是根本;对于企业而言,诚信守法、规范经营是底线。各类市场参与者都应当在法律的轨道上运行,共同推进市场的规范化、法治化。

本文来源:京华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