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杂志:“iPhone杀手”Apple Watch诞生记

《连线》杂志网络版近期发表题为“iPhone杀手:Apple Watch秘史”(iPhone Killer: The Secret History of the Apple Watch)的文章,独家揭秘了苹果智能手表Apple Watch的诞生过程。

来源:凤凰科技

2013年初,凯文·林奇(Kevin Lynch)接受了苹果提供的一份工作。有趣的是,苹果当时没有告诉他具体要做什么。苹果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到位,连林奇本人也只知道他有一个模糊的头衔——“技术副总裁”,他会从事一项全新的工作。很奇怪,苹果竟然会邀请他加盟。林奇在Adobe待了八年,最近才被提升为首席技术官。

林奇曾因iPhone缺乏对Flash视频的支持与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公开叫板而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当林奇宣布他将加盟苹果时,外界的第一反应是:苹果真的需要这个人吗?苹果观察家约翰·格鲁伯(John Gruber)在谈到林奇时说,“他就是个笨蛋,请他真是糟糕透顶。”

第四次颠覆消费电子市场之举

林奇要做很多事来证明自己的实力——表面上要做的文章确实不少。当他上任第一天出现在1 Infinite Loop的时候,林奇得知自己无需根据苹果公司惯例进行新员工岗前培训。林奇当时的老板、硬件天才鲍勃·曼斯菲尔德(Bob Mansfield)让他直接去设计室工作。随后林奇将可以了解到他的401k(美国退休福利计划)。

林奇一走进工作室,就发现给他安排的这个项目已经到了最后期限。事实上,该项目已经落后于进度了。但他接到通知,两天后要对该项目进行设计评审,苹果高层届时也将参加。林奇最好还是做好准备。

当时苹果设计工作室开发的这款新产品还没有工作原型;也没有相关软件。有的只是反复实验——iPod团队已经造出了具有滚轮式控制键的东西,还提出了很多创意。然而,设计工作室肩负的任务很明确:苹果负责设计的高级副总裁乔纳森·艾维(Jony Ive)给他们的任务就是:设计出一款可以戴在手腕上的革命性产品。

这种目标要么体现了苹果的自负,要么完全是一种合理的期望。或者说两者兼而有之。毕竟,在过去15年里,苹果已经颠覆了三种主要的消费类电子产品,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以前人们使用MP3播放器,但在iPod上市之后,人们都很渴望购买这款产品。苹果iPhone将智能手机从商业工具变成一种流行文化。

iPad则将平板电脑从泥潭中拽了出来,也让诺基亚和微软过去几年在这方面的努力化为乌有。作为第四次颠覆消费电子市场的努力,苹果此次选择了手表。这将是“苹果帝国”的下一个目标——也是第一次在没有乔布斯指导下进行的重要尝试。苹果对这款手表的预期和关注超乎想象;用苹果自己的话说,它必须超凡脱俗。

不要有压力,凯文。

用户界面是成败关键

苹果决定开发手表产品,并着手对它的核心功能展开探索,除了显示时间外,它还能干什么呢?“当时有一种观点认为,科技会渐渐转移到人的身体上来。”苹果人机界面部门负责人艾伦·代伊(Alan Dye)说,“我们感觉最自然的地方应该是手腕,这个地方历来与科技具有相关性。”

这款腕部科技产品的用途,以及它可能解决的问题,都是Apple Watch团队逐渐要思考的东西。在此过程中,他们也发明了一系列与该设备互动的新途径。但有一件事从一开始就很明确:用户界面的优劣将决定着Apple Watch的成败。Apple Watch最终是成为供博物馆展示的有纪念意义的东西,还是成为Newton以来苹果最失败的产品,一切都取决于用户界面。

艾伦·代伊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加入Apple Watch开发团队的。作为苹果人机界面部门的主管,他负责设计用户与苹果设备的互动方式,即你告诉设备去做什么,以及设备如何作出回应。这些都是你在使用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或是手机过程中有趣的小体验,比如当应用图标做好了在屏幕上活动的准备时,它们会抖动。这就是人机界面团队肩负的任务。

作为一个接受过相关培训的平面设计师,代伊身上具有的时尚元素超过科技元素:头发优雅地梳到左边,棉布衬衫里总是夹着一支日本产钢笔,给外界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对细节一丝不苟的人。他在2006年加盟苹果,此前只是作为设计总监在时装品牌Kate Spade短暂工作过一段时间,但在供职奥美广告公司(Ogilvy & Mather)期间,他担任要职,负责Miller和李维斯等公司的品牌推广工作。进入苹果以后,代伊先是在营销部门工作,帮助设计目前已成行业标杆的苹果产品包装,后来接掌了人机界面部门。

在乔布斯2011年10月份去世后不久,艾维即开始酝酿开发苹果智能手表。他只是将这一计划透露给了代伊以及苹果设计工作室的少数几个人。当时,苹果设计工作室正在从事新一代移动操作系统的设计工作,这项工作就好比马拉松比赛。代伊表示,“不夸张地说,我们都将工作室当成家了。包括我在内的几个人在开发iOS 7。”

作为iPhone操作系统的第七个迭代,iOS 7不仅是对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软件的重新设计,还是苹果公司历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艾维从此走上前台,独掌苹果产品设计大权。代伊和人机界面部门的每个人都必须重新思考每一次交互、每一个动画、每一项功能。

尽量减少吸引用户的时间

《周六夜现场》制片人洛恩·迈克尔斯(Lorne Michaels)以刺激他的员工拼命工作而著称,根据他的逻辑,只有在极度疲倦时,人才会变得最具创造力,迸发最无畏的精神。同样的一幕还在苹果设计工作室上演:整个团队都在忘我工作,开发应用开场动画和新的iOS 7控制中心,白天讨论智能手机软件,晚上探讨其他设备功能。

最后,所有的问题开始汇集到智能手表身上:它如何才能融入人们的生活?你能用戴在手腕上的设备做什么与众不同的事情呢?大概就在此时,艾维开始深入研究钟表学,研究钟表及手表设计与太阳位置的关系。于是,艾维开始痴迷钟表学,一款产品正是由于他的这种痴迷而诞生。

在此过程中,Apple Watch团队也在思考手表存在的理由,最终得出一个结论:手机正在毁掉你的生活。同我们所有人一样,艾维、林奇、代伊,以及苹果公司的每一名员工,都被大量的信息所包围,他们不时查看手机上面密密麻麻的推送通知。林奇说,“我们现在正以前所未有的程度与科技联系起来,人们随身携带手机,经常盯着屏幕看。”

Apple Watch团队成员经常看到,有人在餐桌上埋头看手机,每次响起叮叮声或是嗡嗡声,都不由自主将手伸进口袋里。“人们十分渴望这种程度的互动。但我们如何能以更为人性化的方式来提供这种互动呢,特别是你与别人呆在一起的时候?”林奇反问道。

我们的手机已经变得无处不在。如果你能将这种趋势扭转过来,会怎样?如果你能造出不会或者说不能每次连续使用数小时的设备,又会如何?如果你的设备可以过滤掉所有垃圾信息,只显示真正重要的信息,又会发生什么?你可以改变现代人的生活。过去三十年来,苹果一直在开发努力吸引我们注意力的设备——吸引的时间越长,越好——但苹果决定反其道而行之,开发将注意力降至最低程度的设备。

我们当前的问题很大程度上就归咎于苹果。但苹果现在认为,它可以用正方面金属板和米兰风环形表带(Milanese loop strap)解决这一问题。苹果的目标是将人们从手机的禁锢中解脱出来,所以,Apple Watch第一个原型产品竟然是配备尼龙搭扣的iPhone,这或许颇具讽刺意味。“一款设计精良的尼龙搭扣,”林奇小心地补充道。

实现软硬件平衡

Apple Watch团队开发了一款模拟器,可在屏幕上显示实物大小的Apple Watch图像。软件更新换代速度远远快于硬件,Apple Watch团队需要找到一个办法去测试它在用户手腕上的使用效果。Apple Watch原型产品甚至还有一个屏幕数字表冠(仿效传统手表旋钮设计),你只要在上面轻敲一下,数字表冠就会旋转,但它几乎没有复制扭动真正旋钮的感觉。毕竟,轻敲原本是要取代旋钮的。

于是,他们开发了一个定制软件系统,一个可通过插孔插入手机底部的真正手表表冠。从某种意义上讲,第一款真正意义的Apple Watch原型,就像是Kickstarter网站上众多项目一样,就是一个奇特的iPhone保护套,还有一个奇特的附件从保护套中伸了出来。

将笨拙的原型拿在手里——应该是戴在手腕上——Apple Watch团队开始测试一些核心功能——他们希望这款手表能从手机上接管这些功能。Apple Watch团队从分析如何发信息的过程中受到了启发。一开始,这一过程与在iPhone上面发短信非常相似:找到地址,输入信息,确认信息,点击发送。

林奇表示,“发信息的过程非常容易理解,但就是太费时间了。”另外,它也会让你感觉很累。你可以试一试:抬起胳膊,做出像看手表一样的姿势,然后数30下。这并不是一种良好的用户体验。“我们不想要让人们做这种事情,”代伊说。于是,他们想出了所谓Quickboard的第三方键盘,它基本上就是一个机器人,读了你的信息,然后建议你做出一些可能的回应。

当你的约会对象问你需要墨西哥式还是中式晚餐,“Mexican”和“Chinese”会自动出现在列表中,点击其中的一个,你就做出了回复。林奇说:“我们希望,你真的不需要看到另一个确认屏幕时,再按另一个按钮来发送信息。你就在当下发送它就可以了。”对于更为复杂的交流,Apple Watch团队给手表配备了麦克风,你可以通过Siri去口述一个消息或命令。语音控制太复杂?那就用你的电话吧。

随着测试的继续,很明显,让手表起作用的关键是速度。一个互动可能只持续5秒钟,最多10秒钟。他们简化了一些功能,也彻底删除了其它一些功能,因为这些功能不能被快速处理。为了提升Apple Watch的速度,林奇和他的团队不得不先后两次重新设计它的软件。一个较早版本的Apple Watch软件在时间线中处理用户的信息,信息会按时间从上到下流动,但这种设计最终被否决。Apple Watch将于4月24日正式发售,届时外界关注的焦点是,苹果如何减少用户判断什么信息值得关注所耗费的时间。

以ShortLook功能为例:感受到手腕振动了一下,这就意味着用户刚刚收到一条短信。抬起手腕,用户会看到“乔发来的消息”。如果立即放下手腕,信息会保持未读状态,通知也会消失。如果你一直举起手腕,屏幕上会显示消息内容。正如你对信息的反应所证明的那样,你对信息的感兴趣程度是Watch需要优先处理的唯一线索。

后来,Apple Watch团队开发了新的通知功能,让你在看到信息的同时,还不用打开应用。他们创建了称作“Glances”的屏幕:一个快速浏览体育比分和新闻等热点的地方。林奇说:“我们重新考虑了用户界面。为了真正把它做地细致,我们不止一次重建了应用——消息、邮件、日历等。”

注重细节追求完美

Apple Watch团队不得不开发一款新软件,该软件在带给你所需要的一切的同时,又不要给你造成太大负担。一旦达不到这种目标,用户可能会因为嗡嗡声不断将Apple Watch摘下,甚至会成为你买后不久立即返修的个人设备。此时,林奇和他的团队已经完成了第三轮软件设计,艾维、代伊和其他所有人都相信,他们已经实现了硬软件的平衡。

但如果软件过于复杂,硬件也没了用武之地;人机界面团队开始关注Apple Watch在手腕上振动的特性,同时与工程师携手打造全新的互动性。所谓的Taptic Engine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诞生的,它存在的目的是为了给人一种手指好像在手腕上轻拍的感觉。由于人体对轻拍和嗡嗡声极为敏感,Apple Watch可以在传递丰富信息的时候,在振动节奏、数量和力度上又有少许差异。一种轻敲模式意味着有电话打进来;另一种略有不同的轻敲模式意味着,你在5分钟内要参加一个会议。

苹果测试了许多原型产品,每一款给人的感觉都略有不同。“有些让人心烦意乱,”林奇说,“有些又难以察觉;有些给人感觉就像是手腕上有虫子在动。”他们打开Taptic Engine,开始测试Apple Watch专有的共感觉(synesthesia),将特有的数字体验转变为轻敲和声音。推特消息给人感觉如何?重要信息又会怎样?为了解答这些问题,设计师和工程师们开始从钟锤、鸟叫到光剑等一切东西的声音中提取样本,接着将声音转化为身体感受。

Apple Watch软件和人机界面团队每周都会举行例会,对接电话的声音和感觉进行测试。艾维是最终的决策者,对结果很不满意:类似金属的声音太大,他说;声音太乱了,他又说。为了让声音和轻敲达到艾维满意的效果,两个团队花了一年多时间。

轻敲声并不是Apple Watch对细节追求完美的唯一体现。在这么小的屏幕上,细节被认为决定着成败,人机界面团队设计出多种与Apple Watch进行交互的新奇方式。当然,除了数字表冠,还有就是所谓的Force Touch,你只要稍微用力按一下屏幕,就可以访问隐藏的菜单。他们还设计出一种名为“旧金山”(San Francisco)的全新字体,相比苹果标准的Helvetica字体,前者在小屏幕上更具可读性。

据代伊介绍,“旧金山”字体更方正,“四角稍微弯曲”,模仿Apple Watch外壳的样子。当字体很小的时候,每个字母的间距会放大,以保证易读性;当字体越变越大,每个字母之间的间距会缩小,以充分利用屏幕空间。“我们只是觉得这样更漂亮一些,”他补充说。

打破公司多年惯例

参与这个项目的每一个人似乎都充分意识到,开发一款让人们戴在手臂上的产品有多么的困难。但毋庸置疑的是,瑞士手表设计商始终面临着这种挑战。苹果Apple Watch团队最终借鉴了瑞士手表设计师的经验,打破了公司只向用户提供极少数选项的惯例。他们设计出三个截然不同的Apple Watch版本:基本版Apple Watch、运动版Watch Sport及奢侈定制版Watch Edition。铝制外壳的运动版售价349美元,但功能几乎与售价1.7万美元的奢侈定制版Watch Edition完全一样,但代伊坚称这是两款完全不同的产品。

这是他从手表行业吸取的经验:个性化和美观代表着一切,若想让一家公司的产品适合不同人群的手腕,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为不同品味和不同预算的人提供不同的选择——无论是尺寸、材质,还是腕带。代伊指出,你身上戴的东西一般都会出现在手腕上,“我们不能不关注这一点。”

多种选择从一开始就是Apple Watch开发计划的核心组成部分:两种尺寸、三个版本、易于更换的表带、无数种表盘以及显示相关信息(如天气和运动水平等)的数字附件,让苹果手表成为你独一无二的东西。“我们不希望只有三个版本,而是希望拥有数百万个版本,”代伊说,“借助于软件和硬件,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

试水奢侈品市场

有了Apple Watch,苹果在向成为高端产品厂商的道路上又迈出了合理的一步,即便是在这个科技产品无处不在的时代。原因就在于,Apple Watch不仅仅是获取通知和打电话的炫酷工具,而且还是用户的“时尚宣言”。现如今,用户面前摆着大量消费类电子产品,苹果必须说服他们相信,购买Apple Watch绝对是值得的。当然了,苹果的豪赌也有可能会带来丰厚的回报:如果苹果最终能成为一家卖1.7万美元高档手表的公司,那么它就有机会去征服其他奢侈品市场,比如说汽车。

硅谷市场研究机构Creative Strategies分析师本·巴加林(Ben Bajarin)认为,苹果可以做到这一点。他说,“苹果拥有世界上最有钱的高端消费群体,这基本上就是手表制造商的目标受众。”奢侈手表行业每年的收入超过200亿美元,奢侈手表购买者与苹果产品用户正好是重合的。苹果正将目标锁定在这群人身上,该公司在开发Apple Watch上的投入,可能超过了生产最奢侈手表Patek Philippe的开支。

诚然,在商业上的成功对苹果意义重大,但Apple Watch想要解决的不仅仅只是商业上的问题。如果Apple Watch最终取得成功,它可以对我们与电子设备的关系带来冲击。科技产品让我们疏远了本应该最为关注的东西——朋友之间的友情、敬畏时刻以及整个房间传来的笑声。但科技或许能重新让我们体验这些美好时光。至于苹果能不能成为开发出这种技术的公司,则是一个有关苹果市值能否突破一万亿美元的问题。

林奇靠在椅子上,向我谈起了他的几个孩子:他会对Apple Watch心存感激的,因为只要瞥一眼Apple Watch,就能发现最新消息是否重要,需不需要立即处理,然后他又能重新享受与家人欢聚的美好时光了;对他和全家人来说,Apple Watch的存在并没有影响他们的生活。

过了一会儿,林奇站起身来。他不得不离开了;他要去找代伊和艾维,汇报一件重要事情的最新进展。在接受采访过程中,林奇从始至终没有看一眼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