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标“海量”并购首遇“黑天鹅”

4月13日,蓝色光标发布业绩预告,预计一季度亏损9588万元至1.11亿元。而去年同期,蓝色光标的净利达1.22亿元。此次亏损,源于蓝标境外参股公司商誉减值。商誉减值是指对企业在合并中形成的商誉进行减值测试后,确认相应的减值损失。

来源:新京报 作者:郑道森 郭永芳

依靠不断并购,蓝色光标上市五年以来实现了高速扩张,营收从4.96亿元跃升到2014年的59.79亿元,上涨超12倍;净利从0.61亿元飙升至7.12亿元,上涨超11倍。

蓝色光标曾是资本驱动企业快速扩张的一个典型,然而伴随着大量并购的,还有潜在的“黑天鹅”。对于这一风险,蓝标也有过提示。此次出现商誉减值,可谓不幸言中。

这是蓝标首次遭遇并购带来的黑天鹅。而仅在去年,蓝标就进行了30次并购。令投资者疑虑的另一点是,在发布预亏公告前,蓝色光标创始人集体减持。

突然预亏,祸起境外参股公司

在4月13日预亏公告发布前,蓝色光标(以下简称蓝标)看起来一如既往——不断高歌猛进,业绩保持高增。

3月19日,蓝标发布了一份亮丽的年报。2014年,蓝标营收59.79亿元,同比增长66.83%;净利7.12亿元,同比增长62.79%。

然而一个月后,蓝标就用预亏公告给了投资者一记闷棍。

事起于蓝标的一家境外参股公司——Huntsworth。这家英国广告公司对其控制的两家子公司进行了商誉减值,减值金额合计7150万英镑,使其2014年净亏5617.2万英镑。受此影响,持有Huntsworth 19.85%股权的蓝标,在2015年一季度净利减少约1.27亿元。

预亏消息发布后,4月13日当日,蓝标股价重挫5.97%,远在伦敦上市的Huntsworth股价也暴跌6.67%。

蓝标参股Huntsworth始于两年前,当时蓝标斥资3.5亿元收购其19.85%股权。这家总部位于英国的广告公关巨头,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当时,这是中国本土公关公司第一例海外重大收购,也是中国企业第一次在营销传播领域投资世界巨头。

何为商誉减持?蓝标董秘许志平解释,商誉等于A公司投资并购B公司时,对B公司的估值减去其净资产所得的公允价值。比如B公司估值2个亿,但净资产只有1个亿,那么基本上就会产生1亿元的商誉。如果产生了商誉,把它往母公司的账上一挂,这样在母公司账面上就会有1个亿的商誉。商誉减值和企业的现金流无关,是董事会基于自身对市场和行业的判断来进行调整。

Huntsworth为什要商誉减值?许志平表示,此次Huntsworth进行商誉减值的原因,主要是Huntsworth上一任的CEO和上一任的董事长全都换人了。由于换了公司的领导,再加上欧洲经济不那么景气,所以就采取了一次商誉减值的措施。

许志平表示,“Huntsworth经营的基本面是正常的,并没有商誉减值体现的那么糟糕。这个事情理论上其实跟我们无关,我们也是受害者。”许志平说,蓝标已经增持Huntsworth股票,未来会根据二级市场走势做出决议,不排除继续增持的可能性,但如果合作不顺利,也不排除出售股权的可能。”

不断扩张,去年并购30家公司

蓝标“海量”并购首遇“黑天鹅”

抛开此次黑天鹅事件,蓝标的业绩一向亮丽。

2010年,蓝标成为国内首家上市的本土公关公司。五年来,蓝标市值膨胀逾10倍,目前其市值约300亿元。

蓝标上市以来,其营收和净利都保持着稳定、高速的增长。

2010年,蓝标上市后的第一年,其净利为0.61亿元。2014年,蓝标净利为7.12亿元,相比2010年,增长了11倍有余。营收方面也是如此,上市五年来,蓝标的营收从4.96亿元飙升至59.79亿元,增长了12倍多。

蓝标的增长,部分得益于并购。上市给这家公司带来了巨大的发展机遇,在一些机构投资者的眼中,蓝色光标曾是资本驱动企业快速扩张的一个典型。

作为上市公司中名副其实的“并购王”,仅在2014年,蓝标就并购了30家公司,涉及广告、互联网软件与服务、数据处理、特殊消费服务等,总耗资约30亿元。

蓝标上市之初,国内公关广告行业颇为分散,蓝标作为行业唯一一家在A股上市的公司,这样的品牌效应让蓝标迅速积累了客户资源,上市后在资本上的便利,让其收购了多家同业公司,快速做大做强。

公关行业以客户为导向,不少公司严重依赖几个大客户,或是单一行业,从而形成了较大的风险,而蓝标通过自身业务拓展,以及外部并购,相继进入到了多个领域当中。

在2011年到2013年的年报中,蓝标对公司业务的分析总是分两块进行阐述:“内生性增长”和“外延式增长”。

蓝标传统的业务长项在IT和汽车领域,随后拓展到消费品、文娱、互联网等行业。2012年,通过收购今久广告,蓝标将业务扩展到房地产领域。通过增持思恩客广告,拓展了互联网广告的投放空间,2013年通过收购博杰,布局电视广告代理业务。

许志平曾表示,扩张是蓝色光标的长期战略,具体方式有控制性并购、参股观察和业务孵化三种。对于业务和发展看得清楚,又有一定规模的公司,采用控制性并购。对于业务清楚,公司不太清楚的采用参股观察。对于团队清楚,业务基本清楚的公司,采用孵化方式。

并购可能埋雷,蓝标曾提示风险

正是因为对外扩张的迅速,让蓝标在经济大环境低迷的背景下保持了高速增长,2012年到2014年,蓝标的年营收增长都在60%到70%,净利润的增长都保持60%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2013年10月,蓝标将“公关”二字从旗下公司的名称上拿去,上市公司旗下的“蓝色光标公共关系机构”正式更名为“蓝色光标数字营销机构”。

随之而来的是收入构成的改变。2014年,蓝标在广告业务上的收入超过了服务业务,这家公司变得更像是一家广告公司。

不过,并购带来的并不是只有业绩增长,同时也带来了可能的隐患。

一位证券行业分析师告诉新京报记者,蓝标上市以来大肆并购,收购参股了多家公司,涉及金融、软件等领域,此次预亏或是其并购后遗症的表现。

对于商誉减值,蓝标此前亦有过风险提示。

两年前,2013年5月21日晚,蓝标发布一般风险提示公告,提醒投资者存在商誉减值等风险。这一公告发布时,蓝标正走在不断并购的大路上。在上一年度即2012年,蓝标2.36亿盈利中,一半来自并购。对此,当时有报道称,一旦蓝标出现“商誉减值”,公司的市盈率杠杆将严重威胁整条并购链条,而这一切都取决于并购标的会否出现“黑天鹅”以及其影响程度。

当时许志平曾对媒体表示,“你现在就算火眼金睛,特别有本事,但还是有可能遇到一个黑天鹅。从国际上的并购惯例来看,7、8个里就会出现一个。”

蓝标并购的公司早已远超“7、8”个。一旦蓝标全年的整体盈余无法弥补黑天鹅带来的亏损,就会出现净亏。而在创业板,亏损两年就必须下市。

许志平的话如今已应验。

预亏公告前,创始人集体减持

如果没有“商誉减值导致预亏”这一只“黑天鹅”,另外一些事情也许没这么惹人关注。

在4月13日发布预亏公告前四日,4月9日,蓝标发布公告称,因将公布其相关财务数据等信息,4月10日开市起停牌。

停牌前的两个交易日里,蓝标股价出现了下跌,4月8日、4月9日的跌幅分别为4.58%及6.47%,并一度冲击跌停。

如此巧合的“提前”下跌,令投资者产生了“资金提前出逃”的疑虑。

让投资者产生疑虑的另外一件事则是公司创始人的集体减持。

据蓝标披露,许志平于2015年2月2日、2月3日,合计减持730余万股;实际控制人之一陈良华于3月24日减持580余万股;公司董事吴铁,于3月24日减持795万股。

上述三人合计减持公司总股本约2.18%,时间点均在发布一季度业绩预告前,且卖出股票价格在36元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许志平、陈良华、吴铁均为蓝色光标创始人股东。

紧接着4月3日,赵文源减持了9万股,赵文源与蓝标董事长赵文权的关系是“兄弟姐妹”。

深交所规定,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在上市公司定期报告公告前30日内以及业绩预告、业绩快报公告前10日内不得买卖本公司股票。

4月13日蓝色光标刊登公告披露一季度业绩大幅预亏,上述四人则分别在2月2日、3月24日、4月3日高位套现了部分股票。

在蓝色光标的股吧中有投资者称,“强烈要求证监会介入调查内幕信息知悉人员的减持行为。”

对于“预亏消息公布前股东减持”这一疑问,许志平未对新京报记者做出回应。

机构分析师严跃进称,对于蓝标来说,对于此类质疑应该有一个比较公开透明的解释,否则确实容易引发疑虑。

■ 延展

蓝标国际化转型“大冒险”

市场对蓝标去年海量并购不感冒,蓝标董事长遗憾“市值反而下行”

在国内公关行业,奥美、万博宣伟、爱德曼等国际巨头往往给人一种“洋气”的印象,蓝色光标(300058)作为一家本土公关公司,曾是一些公关人调侃的对象。

一个关于蓝标的段子曾在圈内广为流传:“每天早上蓝标的淑芬在食堂吃免费的包子豆浆的时候,奥美的Miranda正拿着热腾腾的Starbucks,急匆匆去机场赶往HK去Pitch客户……”

现在,已转型为“数字营销机构”的蓝标,已成为全亚洲最大的公关公司之一,百度、联想等大公司都是它的客户。这家公司早已不满足横向扩张,而是希望纵向进入工业设计、大数据、电商等领域,并开始了快速的国际化步伐。

然而,Huntsworth突如其来的商誉减值,让蓝色光标遭遇了“黑天鹅”。一些投资者开始担心,蓝标的扩张路径是否存在更大的风险。Hustworth只是一个插曲,还是一个令人不安的信号?□新京报记者 郑道森 郭永芳 北京报道

接连投资并购多家国际公司

蓝标已完成了对多家国际公司的投资并购,包括Huntsworth、Fuse等。

在中山证券研究所所长刘佳宁看来,蓝色光标(以下简称蓝标)正在进行一次重大的转型,这家公司不再满足于“寻找更多客户、进入更多行业”这样的横向扩张,而是提出要做一个数字化、国际化的公司。

“这个方向听起来很虚,但其实是蓝标希望在互联网上为客户提供从产品设计、品牌设计一直到最后销售的整体解决方案。这背后,是蓝标意识到单纯的横向并购难以持续,公司需要更深入的转型。”刘佳宁说。

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蓝标董秘许志平表示:“公关只是整个市场营销领域的一部分,这显然不是我们最终的目标。”

许志平说:“蓝标的转型,主要分为两个阶段:从上市后到2013年以前,我们主要是做的横向的扩张,重点发展了广告、展览展示、活动管理等业务,去完善在营销领域的布局;2013年以后,我们更多的是在做纵向的并购,去并购一些工业设计公司,大数据公司,电商代运营的公司等。”

在这些变革之外,蓝标还在深度介入电商代运营。

2014年,公司通过收购北联伟业、参股杭州网营、上海凯诘进入了电子商务领域,帮宝洁卖日化产品,帮美赞臣卖奶粉,帮碧水源卖净水机,帮茅台卖酒,亚马逊全球唯一一个电商旗舰店天猫店也是由蓝标旗下北联伟业运营。

在这一领域,蓝标甚至投资了部分客户的电子商务公司。例如,去年12月成立的碧水源净水电子商务公司,蓝标就出资2000万元,并获得25%的股权,并将为公司提供全网电商运营服务。

雪球网友“富兰克林”曾在蓝标工作,在“富兰克林”看来,电商代运营是蓝标和客户的深度捆绑,如果做得好将成为蓝标的护城河。

蓝标的另一个重大的转型方向是国际化。目前蓝标已经完成了对多家国际公司的投资并购,其中,2013年收购Huntsworth,2014年完成了Fuse、Yves、V7三项收购。

许志平对新京报表示,Huntsworth是一家在伦敦上市的老牌公关公司,旗下的医疗公关板块和金融公关板块与蓝标现有业务形成互补。Fuse是一家能够帮助企业客户设计创新的商业模式和营销模式,定义产品功能,设计产品造型的国际水准的机构。Fuse的代表作包括全球迄今最为成功的智能手环品牌Jawbone,在线支付企业Paypal,消费品品牌妮维雅等。

在许志平看来,蓝标不仅要替客户把卖点想出来,甚至要把这个产品给人家做出来,通过为客户提供“一站式”整合营销解决方案。

市场对“并购式扩张路径”存疑

2014年蓝标进行了30项收购,而在该年,其股价始终低迷。

快速的转型,在带来机会的同时,也带来了风险。

刘佳宁评价,蓝标的转型,是企业在外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做的自发的战略决策,这种转型也是投资者不大容易看懂的,因为投资者对一个产业的理解远不如公司本身。

就在2014年的年报分析会上,就有机构投资者表示困惑:“市场对蓝标的参股模式有所质疑,不明白这是财务性投资还是战略合作性投资。”

蓝标方面当时回应称,当前市场肯定是存在疑虑的,但等到市场都看清楚了,行业大势也许就已经过去了,公司当前肯定有自己的逻辑。目前就是要做战略布局,希望在1到2年内某些投资会在公司发展中起到关键作用。

投资者的质疑,直接反映在股价上。整个2014年,蓝标进行了30项收购,而在该年,蓝标的股价处于低迷的状态。

蓝标董事长赵文权甚至在2014年年报正文前给投资者的信中对此表达了遗憾:“2014年于蓝色光标最大的收获无疑是战略更加清晰,未来之路豁然开朗。遗憾的是,蓝色光标的市值反而下行了不少,市盈率只有创业板平均市盈率的一半,作为一家收入利润在创业板名列前茅的企业,这样的成绩是不能令人满意的。”

此次突如其来的商誉减值,更是为蓝标的转型敲了一记警钟。

有机构分析师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从并购的角度看,最关键不在于并购标的额的增加,而在于被并购企业之间的协同性能否发挥。对于蓝标来说,并购后却在第一季度出现业绩意外亏损,反映了并购后的效果并不明显,甚至恶化了蓝标本身的品牌价值。

还有投资者对国际化的意义产生的怀疑,在2014年报分析会上,有投资者向公司发问,蓝标国际化的意义到底在哪里?国际业务该如何定位?蓝标方面回应称,公司希望通过国际化布局,帮助更多中国企业走出去,希望国际业务收入达到3亿美元,占整体收入的20%以上。

从股价上看,市场仍然没有“原谅”这一突如其来的风险。4月12日预亏之后,蓝标股价在上周连续三个交易日大跌,周四周五小幅上涨,但股价仍在30元上下徘徊,比月初时的40元左右价格跌去了四分之一。

“其实,我们不妨把握股价波动带来的机会。”中山证券的研报认为,蓝标是因为业务太超前,而率先遇到了此类突发事件。研报称,突发的黑天鹅只要不破坏公司发展的节奏,事后看就是个绝佳的买点。公司也可以利用这样的时机重启因高股价而一度搁置的员工激励等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