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是如何相互沟通的?

人们在沟通时都会有不同的听众。他们也许会想和一个人、几个人或许多人进行沟通。也有很多时候是几个人需要彼此沟通,或者几个人与许多人进行沟通。

用户及他们的关系、沟通时用到的内容、回复的紧迫程度、隐私设置要达到哪种程度,这些都是在为用户挑选最佳的沟通功能时商家所需要考虑的问题。(比如,是否需要建立一个论坛或为客户服务提供即时通讯支持)

语音电话和短信在社交网站用户的沟通习惯中占主导地位。平均来说,社交网站用户使用语音通话和短信要比使用社交网站更加频繁。这种情况适用于青少年和成人。青少年沟通使用最多的渠道是短信,位于语音通话和面谈之后。

人们只和自己社交网络中的少数人互动。因为在网络上,注意力是稀缺资源。人们只和他们最亲近的人以及那些会回以关注的人互动。沟通行为主要发生在少数几个强纽带之间。尽管弱纽带数目要多得多,但人们与它们的沟通非常不频繁。研究表明,平均来说,人们会和7到15个人发生沟通行为,但大部分沟通行为都会集中在一个人身边的5个强纽带上。

许多人使用电子邮件进行非常私密的交流。比如分享不愿在社交网站上贴出来的照片、敏感文章等。一些年轻人会和自己的强纽带使用电子邮件交流,因为这些人在社交网站上的页面信息过载了,他们发的消息也许根本就不会被注意到。

状态更新通常被认为是非常自恋的行为。但研究发现,状态更新支持非常重要的社交功能。人们有四大理由支持自己去更新状态:

·塑造其在他人眼中的形象;
·维持并增进关系;
·分享其他人可能会觉得有价值的内容;
·追溯信息来源。

人们的在线沟通渠道需要支持面向适当的听众,支持适当的互动。确保你清楚自己的用户需要这些功能。支持一对一沟通的功能和支持一对多沟通的功能会不一样。

不同的渠道有不同的特性,从而能适应不同听众的沟通需求。了解这些特性以及什么时候、为什么人们会使用不同的渠道,有助于公司在正确的时间给予用户正确的选择。

弄清楚人们是如何影响彼此的这个问题并不简单。

我们极少会单独作决策。在上世纪60年代,特百惠保鲜盒(Tupperware)利用我们极少单独作决策这个事实成就了一门百万美元级的生意。在特百惠保鲜盒之前,许多产品是靠上门推销出售的。但特百惠保鲜盒是以团购方式出售。如果你的朋友和邻居在买特百惠保鲜盒,那特百惠保鲜盒肯定不错。

人们试图表现得理性,人们试图做出客观决策,但人们做不到这些。我们都只能获取有限的信息,我们的记忆也很有限。正因为这些原因,我们学会依赖其他人帮忙作决策。我们假设别人知道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事实上,我们经常这么做。即便答案很明显,我们也经常会自觉地看别人是怎么做的。

互联网增加了向我们提供的信息,但我们的记忆容量却没有变化。因此我们还是很有可能在作决策时向其他人寻求更多帮助。曾几何时,我们通过从窗户往里看决定去哪家餐馆。而现在,在没有掏出手机、没有在网上搜索查看那些吃过的人写的评论之前,我们通常不能决定去哪家餐馆吃饭。

如果其他人对我们作决策有很大影响,甚至在有时候替我们作决策,那这种情况将如何影响我们购买什么东西、上什么网站以及如何消磨时间这些行为呢?如果我们希望别人使用我们的产品、使用我们的网站,那么设计朋友替我们作决策的功能就显得很重要了。现在已经有这样一些简单形式的功能了,比如下面这个可以发邮件向朋友咨询的功能。

人们如何影响彼此这个问题很复杂,而且”意见领袖“(influential)这个角色的作用也高估了。

人们如何影响彼此这个问题不简单。肯定不是和大部分人想的那么简单:社会上有少数非常有影响力的人,如果能够接触并影响这些人,这些有影响力的人就会影响数百、数千甚至数百万人。但许多研究发现,其他因素在人们影响彼此上要起更大的作用。

一个中心看起来是什么样?

左边是大部分所认为的中心;而实际上右边的图才是中心的本来面目(左侧文字表意为输入联系,右侧文字表意为输出联系)。

一些人是否能被影响和施加影响者的影响力一样重要。

也许有些人的影响力很大,但无疑人们影响彼此还有许多其他因素。在我们研究人们是如何影响彼此时,一个很重要的发现就是,人们是否能够被影响和人们是否在影响其他人一样重要。

在理解人们是否能被影响上有两个主要因素:
-人们有什么样的社交网络;
-人们以前经历过什么;

在这里我只会讨论第一个问题。

人们有什么样的社交网络包括:
-这个网络有多大;
-网络中谁与谁联系在一起;
-什么样的信息流经了它;
-信息在这个网络中停留了多久?

举个简单的例子,假设有个“影响者”(influencer)告诉我去买阿迪达斯。但我另外两个朋友要我买彪马。人们给我的观点越多,我们被这些观点中的任一个所影响的几率就越小。因此也许你认为自己在针对的是一个群体或一个社区中最具影响力的人,但如果这个群体或社区里其他许多人认为你的产品很差,则你与“影响者”的互动就白费了。

如果其他所有人都说彪马很好,那怎么办?阿迪达斯这条信息将会变得多有影响力?培育与“影响者”的关系是个好主意吗?还是在网络中广泛地培养关系会更好呢?

针对购买行为和决策制定的研究表明,我们受到了身边人的行为和想法极大的影响。这些人是那些在物理空间中我们周围的人。研究还表明,拥有爱学习的室友的人也更爱学习,而坐在暴食的人旁边的人吃得也更多。

然而,我们越来越被和我们在情感上亲近的人所影响——我们的家人、最要好的朋友,甚至我们的合作者。

20世纪40年代的研究表明,在决定该投谁时,媒体的影响会变小,而投票人家人以及亲密朋友的意见的影响则会增大很多。在如今的购买行为中,事实也是这样的。这项研究也许有60—70年久了,但请记住,这些行为深植于你我之中。

这就是影响产生作用的过程。

我们需要设计出支持这些互动的东西。

临时纽带也影响我们。左侧是《纽约时报》上其他人通过电子邮件、博客转载以及搜索的文章。这也许会影响我们下一篇要读的文章。而在右侧,Kayak.com展示了过去90天人们为同一航线所支付的金钱。这将影响我们判断别人卖我们的机票是贵还是便宜,并进而影响到我们的购买决策。

研究人员Duncan Watts发现,在选择新音乐时,知道其他人在听什么音乐要比音乐本身是否好听影响大多了。他发现人们下载的音乐正是其他人在他们之前下载过的。

一项针对Amazon.com的研究表明,人们倾向于给商品以其他人之前给予该商品的评级。很高的平均评级意味着人们不大可能会给这个商品一星,即便这个一星是他们在没有见到其他人的评级之前心中内定的评分。

考虑该如何展示不同的观点,以及不同的展示方式可能会如何改变人们的行为。展示许多观点可能只有其中几个观点会产生影响力。

在展示人们是如何联系在一起时,最多只能展示三个层次。

在向其他人展示信息时,考虑信息展示会怎样改变观者的行为。这也适用于展示人们之前的动作这个话题。

社交网络很大一部分就是人们如何将自己展示给其他人。人们如何展示自己的身份。

人们非常在意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形象。而搬到线上就是个人页面(profile)了。

个人页面非常重要。它们让我知道我看到的人就是我线下认识的那个人;它们让我判断是否在读某人的评论时是否该信任它。

在研究中,我们很多次观察到一件事:人们对于自己要更新什么状态非常在意。人们会想自己发的状态将会怎么反映出自身。有时人分享东西是因为自己很自豪,有时是因为觉得一些东西非常酷。而且人们经常会进行自我审查。他们会决定不贴哪些东西,因为这会影响他们在别人心目中的形象。人们非常在意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形象。他们在早起穿衣服时会注意这些,他们在日常交往中也会注意这些。

对于身份最重要的认知是:人们并不拥有一个身份。人的一生不可能是一个个人页面就能描述的。人们在面对不同的听众时会有不同的表现。人们在家人面前是一个样子,在工作时是另一个样子,在最要好的朋友面前则又是另外一个样子。

再一次,只有一个大的朋友群变得很有问题。因为人们只有一个在线页面。在网上,很难进行设定让一个群体从这个角度看你,然后让另一个群体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你。这必须——也将——改变。

作者:ithinco 文章转自:dongx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