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已经见过Debbie的社交网络图了。

想想一名教师。她在学生面前是一个样,在父母面前又是另一个样,在朋友面前则又是另外一个样。

如果她的学生问她为什么不在Facebook上加他们好友,这位老师该怎么办?这个问题可能会很有趣,但却非常现实。这个问题对Debbie的家人同样适用。

Amazon前1000名评论者有一半不使用真名。

实名者的评价要比非实名者给予的评价高20%。人们担心回报:那个人会去给我个差评吗?人们还担心回馈:下次再去那家餐厅,店主会刁难我吗?

在线下管理我们的身份相对容易,因为生活中不同的群体在时间上和空间上极少重叠。在家人面前我们表现得是一个样,在工作时表现得另一个样,在酒吧和大学同学们在一起时又是另一个样子。

在线管理身份却要困难狠多,各个群体非常容易重叠。人们需要多种手段来管理在线身份:包括多个电子邮件账户,多个Facebook账户,还有针对特定听众的特定工具。

一项研究发现,在创建个人页面之后24小时,只有18%的人进行更新;而在1周之后,只有12%的人进行更新。没有在线内容的定期更新,个人页面会迅速变成一份过时的演示。

你是如何让人们展示自己的?
允许人们进行个性化设定,从而帮助他们建立自己的身份。
考虑如何在人们的个人页面展示其联系人的动作。允许人们移除自己个人页面上其他人的动作和内容。
允许人们控制面向不同身份的听众。
考虑如何让人们舒服地发表负面及正面评论。
如果有人有段时间没更新了,提醒他去看看自己的个人页面怎么样了。

人们是如何管理自己的个人信息的?

隐私就是一个边界管理过程。它和控制让别人知道多少关于你的事情有关。

公开内容(public content)并不等同于公众内容(publicized content)。人们也许对在一种公开环境下公开信息感觉还行,但却在另一种环境下却感觉不舒服。如果你让一些人的信息比他们预料的要曝光得多,你可能就侵犯了这个人的隐私感。我会简短地举一些例子来说明。

所有年龄阶段的人都非常关心自己的隐私。

对Facebook使用的研究发现,只有8%的人选择让自己的档案在Facebook网络中被所有人搜到,有64%的用户选择自己的档案“仅好友可见”。

年轻人(18岁—29岁)要比年轻人更积极地控制自己的在线隐私。
44%的年轻人采取措施限制自己的在线信息;
71%的年轻人改变了自己的隐私设置;
47%的年轻人删除了个人页面上不想要的评论;
41%的年轻人将自己的名字从照片上移除。

因为人们误解了复杂的隐私设置,我们却认为人们不怎么在乎隐私。

人们低估了自己读者的规模。因为他们公布的内容经常会被搜索引擎索引,并且在出现在搜索结果前端。

当我们思考自己在公共场合的行为时,行为总是会根据地点变化而变化。而且只有在一定距离之内的人才能看到我们所做的事情。当然,这也并不绝对。人们会跟其他人谈论我们的行为,大家都喜欢传言。但基本上我们还是能控制其他人对我们的了解的。

网上却不一样。所有这些来自现实世界的社交规范都被我们错过了。因此人们公开内容,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看了下自己Facebook主页上的东西,我不知道这都是些什么人。

这个人看起来就很兴奋,但他可能没有想到未来的雇主会看到这条消息吧。

这是关于透明度的问题。我们的系统需要绝对透明,我们将在设计时将这一点考虑进去至关重要。人们需要知道自己行动的后果,而作为设计者的我们则要尽可能让这些事情明白易懂。

人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对话是持续的。这是复杂的隐私设置造成的第二个问题。

想象一下,如果这一群女孩在讨论这个男子。当这名男子走过来时,女孩们就会停止讨论。女孩们的谈话是不连续的。但如果这次谈话发生在Facebook上,这段谈话就会留在那等那个男孩在随便哪个时间去查看。不光如此,这个间隔可能会是数周、数月甚至数年之长。

假设一个人现在25岁,然后有人通过搜索她发现,在17岁时她整一个贱货。这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随着时间推移,很快就能在搜索引擎当中发现任何公开内容了。我们创造的所有类似内容都附着在我们的身份上,摆脱不了。我们得想办法帮助他们解决如何针对自己要贴的内容作出正确的决策这个问题。

维护用户的隐私应该是我们的首要任务。

隐私和信任是同进退的。如果人们相信你,他们就会和你做生意。而在社交网站中,人们信任你会附带自己很多敏感的个人数据。你如何处理人们的隐私将影响人们信任你的程度。因此这不仅对维护人们的敏感信息很重要,而且对建立长期生意关系很重要。

而如果你的隐私策略是不透明的,那么就会产生怀疑。怀疑会造成低使用率。

再说一遍。

为不同群组关系而设计。

为不同关系而设计。

设计出支持人们展示自我的工具。

作者:ithinco 文章转自:dongx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