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哪天 last day?

两年多前,我决定离开奥美要创办 KARMA 的时候,很多人问过我:你真的准备好了么?开公司可没这么简单,你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麻烦。运气不好的话,会把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 事业、存款、生活、身体、甚至家庭都赔进去,输个精光。

来源: KARMA (已获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说实话,那时我很不以为然,也不想去揣摩他们说的那些麻烦长什么样,直到我亲自遭遇了纷至沓来的各种麻烦。这些麻烦,有来自税务的,有来自客户的,有来自团队内部的。这两年多来,我几乎没有休过假,没有在十点前下过班,也没在十二点前睡着过,因为每天总是有处理不完的事,接不完的电话,操不完的心。

慢慢的,我开始明白了他们曾经跟我说的话。但我并不后悔。

还记得公司成立没多久,我写了一篇《害怕让我热血沸腾》,一夜之间被同行疯转,被媒体转载,被点赞,也被狂骂。很多人来 KARMA 面试的时候,都会提到这篇文章,说之所以想来 KARMA,就是因为被这篇文章所点燃。这两年多,许多优秀的人才加入了我们,大家一起努力做了大小几十个案子,收获了许多新客户,没日没夜的害怕,并热血沸腾着。

但是,也有人离开了 KARMA。那些离开的小伙伴,有的是因为被别的公司挖角,有的是因为要去追求做服装设计师的梦想,当然,也有的是因为很多广告人在离职时常常会说的理由:工作负荷太重,家人反对做广告……

大公司,几百上千号人,每天都有可能是某人的 last day,不足为奇。而对我们这样仅有区区二十几位员工的小团体来说,任何一次,任何一个伙伴的离开,都是一次巨痛。更何况,这次,一走就是三个,说走就走。员工组团离职这种「家丑」,本不该拿出来说。也许说了,团队会乱,客户会丢。各种我们不敢想的后果,会毁灭我们。但我还是想说一说。因为,KARMA 从一开始,就没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也永远不会做。

坊间关于任何一家广告公司的传闻,甚至绯闻、流言,都只能用作茶余饭后的谈资,如果不是亲身参与其中,每个人都不应该仅凭这些信息碎片,就妄下判断。当别人看到我们在朋友圈分享图文,比如我们拿到了创意奖项,比如装修一新的公司,比如我们拍余文乐,拍王祖蓝,都觉得 KARMA 这一路走得一帆风顺,工作轻松惬意,其实我只是不愿意跟大家分享那些光鲜背后的磨难和痛苦,因为就算我告诉你们,又能怎样?除了在我自己的伤口上撒一把盐之外,对于局外人来说,毫无意义。与其做无谓的抱怨,我更愿意让别人知道:我,今天还和我在一起其他 KARMAer,我们还在坚守理想。

理想之于我是什么?我不能确保每个人的理想都一样。但在 KARMA,我相信能够加入并且最终留下的家伙,看中的都不是这里的办公环境、福利等等条件,说到这些,我知道我们远不如大公司做得好,他们看中的是这里的“空气” – 对创意的尊重和对创造的渴望。相比创意或者高级的 creative,我更喜欢称自己以及身边的工作伙伴为“创作人”,其实我们和画家、音乐家、摄影师、导演没有本质上的的区别,我们也是在用自己的智慧和双手创造梦。之前,我在奥美作为创作人,也带领我的团队一起创造过梦,而现在,我要带领KARMAer们继续创造,创造那些更疯狂的,别人不敢想的梦境。

造梦的过程必然是辛苦的,因为没有公式可循,没有模版可套,一切都必须从零开始。这也恰恰是我们这个行业的迷人所在。每一个新案子对我们来说,都是一次未知的旅行。从接手的那一刻开始,就要开始制定攻略,找到一条可行的路,接着,我们要背负着时间和精神和重压,踏上旅途,直面那些意外和风险,翻越那些拔地而起的高山,直到从一条长长的隧道中走出来,最后被刺眼而温暖的阳光所拥抱。我们的每一件作品,都是这样诞生的。它们就像母体里的婴儿,直到健康降生的那一瞬间,才被所有人所认识并宠爱,而这个时候,没有人会关心他在漆黑的母体里是如何度过漫长的孕育期。作为这些作品的母亲 – 我们,也不会轻易告诉你,怀着它们的时候,我们是多么的操心,生它的时候,我们是多么的痛苦。我们只希望它们被所有人看见,并喜爱。我们只希望,我们的孩子,能给这个世界带来一些光明和乐观。

有的人觉得广告这行做起来辛苦,而我的看法是:说辛苦,只能说明你对它不够热爱,或者说,你对它缺乏企图。改变这个行业的现状,永远没有时机成熟的时候,一切都只在于依然身在这个行业的我们自己。而作为一个创作人,我可以完全控制的事情就是:思考。因为所有的想法,关于梦的想法,伟大的想法,都来自于我自己的大脑。而我永远相信,当一个想法足够伟大的时候,它自然会引爆开来,让每一个人从中受益。所以,当我有条件自己为自己创造一个梦想的工作状态的时候,我为什么不?KARMA,便是所有 KARMAer 的小时代。

当我创办这家公司的时候,初衷就是改变广告的游戏规则,如果说刚刚起步的时候,这个游戏规则还只是一句虚无的口号,那么今天,我可以告诉你们,我想创造的游戏规则就是:在 KARMA 这家公司,每个人都可以拥有自己的疆土,无论你是创作人,还是客服人员。因为你只有在自己的领地,你才可以以一个王者的心态来统领一切,并对你所做的一切负责。每个初进 KARMA 的人,我都会告诉他,你不是来这里为我打工的,而是来为你自己做点什么,为这个世界创造点什么。别小看你自己。我们和大公司不一样,因为小,所以我们更需要巨人。

我们公司楼下的马路上,每天入夜,总能看到一些打扮妖冶的女子在经营她们的事业。与一群性工作者在一条马路上为邻而栖,我并不觉得有什么,相反,我还觉得挺好,仿佛这也是 KARMA 这五个字母在冥冥中为我们所做的安排。

不确定是不是所有人都知道,karma 在英文里的意思是“因果报应,因缘”,当初给公司起这样一个名字,就是因为我想告诉自己,从今往后,这家公司所得到或者所失去的,都缘于我们自己的造化。就算今天我们在客户眼里只是一家没什么背景的小公司,我也不觉得有何不妥,因为我们尽心尽责的在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为我们的梦想而付出所有。如果将来有一天,KARMA 变成了创意热店,或者,KARMA 变得一无是处,我也不会因此而狂妄自大,或自惭形秽。

当我老去的那一天,我希望当我在床榻上失去活动能力,任人摆布,尊严尽失的时候,我的脑袋里珍藏了无数我创造过的梦想,无数我经受过的磨难,无数与我共同造梦的好伙伴。我需要这些犹如回顾电影画面一样的回忆。因为只有这些刻骨铭心的东西,能让我保持最基本的尊严。

为了在人生的最后一程露出别人读不懂的微笑,我愿意就此继续。

我哪天 last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