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万''为何改不好自家 IP,这是个问题

坦白讲,脱掉 “万万没想到” 的外衣,叫兽易小星拍的大电影还算合格,但偏偏他一出手就代表了整个万合天宜对 “万万” 这个 IP 的二次开发,所以粉丝们对它的期待不止 3 亿人民币的票房。

来源:36kr 作者:Mihawk、董雨晴

当人物失去了原有的灵魂,王大锤就不再是王大锤了。大电影《万万没想到西游篇》和《煎饼侠》近期被拿来比较的次数比较多,因为二者都脱胎于网络剧,是拿着既有的强势 IP 来改的,《万万没想到西游篇》票房 3.2 亿,《煎饼侠》票房 11.6 亿。

在业内很多人士看来,《煎饼侠》的人设、故事情节都不是很网生,更像是一个院线大电影的思路,但是从故事内核的角度看,《屌丝男士》的故事内核是大鹏一直在饰演各种各样的屌丝、小人物,有些自嘲,但是励志,从这个大的世界观上《煎饼侠》讲小演员励志的故事,与《屌丝男士》非常契合。

相比之下,根据影片出品方合一影业总裁刘开珞所言,《万万》此次大荧幕的试水,最值得外界讨论的地方在于它有更多的网生内容,但是据部分观影人士回应,“老梗”“不好笑”,确实看到了不少网上的段子,但是放在当时的内容情节下,似乎是有些不痛不痒,换句话说,网生内容的加入跟整个影片故事情节的推进并无太大关联,细思,整部影片下来,万万网剧当初故意制造的 5 毛特效感,bref 的转场形式,日和的叙事节奏,银魂的吐槽方式,几乎都没有。据叫兽易小星在网络上的回复,此次拍西游篇本着商业片的底线去拍的,加了近 1000 场非 5 毛特效,从某些角度而言,或许这部影片叫《XXX 西游篇》都好,但加上 “万万没想到” 五个字未免有些牵强。

IP 的价值在于它的故事被验证过,有广阔的知名度和部分硬核用户。从资本上来看,这个属性 IP 的衍生内容的成本不论是从开发到宣发等产业链条上的成本相较更低,受众稳定这个特点就意味着风险会更低。

 强势 IP 出现之后,资本涌入,各家争抢优质 IP 资源。

在去年年 末的最后几天,阿里文学召开发布会宣布推出 “光合计划”,阿里文学、阿里影业、北京电视艺术中心、咪咕阅读站在一起来对小说 IP 的衍生开发提供支持;在文娱产业跑的最快的腾讯在去年年 初收购了起点中文网,后续入主 B 站、 成立聚星基金抓的是各种受众的 IP 资源;跑的慢的百度也开始发现百度贴吧的价值,36 氪之前文章中提到的以 IP 系统就是借用贴吧来对各种 IP 进行孵化和衍生的各种开发。

IP 成了巨头们在文娱产业厮杀必须争夺的资源,玩家们想的都是将这些已经有大量受众的 IP 衍生成新的形式,大量的小说被搬到大荧幕,动画开始改变成网剧,相关的游戏开发也是层出不穷,除了文学、电影、网剧、电影,那些能代表一个时代缩影的符号也变成 IP 开始各种衍生。

加入经纬 EIR 计划的卢梵溪成立星芒基金,预计未来 3-5年,网生 IP 大电影票房会达到 100 亿。刘开珞言继《万万没想到西游篇》之后,合一影业在发力新的内容,计划在明年3月 推出,乐视今年影视战略计划中的 20 多部电影和大量网剧的背后都是爵迹、凡人修仙传这种大家熟悉 IP 的衍生。

所以,拿到一个好的 IP ,玩家们到底该怎么玩?

漫威和迪斯尼所代表的好莱坞式 IP 开发的简单模式是这样的,综合性的影视集团买来独家的 IP,再将这些 IP 进行动画、电影、小说等整个内容生态链的开发,资源的核心在内容 IP 本身上,这样产出的衍生内容在延续 IP 自身内核上会有优势,同时也会产生各个方向衍生品的相互借力,效益能进一步扩大。这也是漫威、梦工厂、迪士尼的 IP 生命力能一直得以延续下去的很关键的因素。

当下的中国式 IP 开发走的是另一条路子,大资本玩家们将 IP 买过来,走众包的模式,IP 以内容的不同形态卖分配给不同的公司,由这些公司根据自己的特长进行不同方向的衍生式内容的开发,在这个模式里面拥有这些 IP 的平台讲的故事是整合各个方面的资源,让合适的人站在合适的位置上,更加利于 IP 衍生品的精品化,确实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些好的衍生产品,但是也有很多的 IP 被过度开发。

《九层妖塔》和《寻龙诀》就是 IP 分发产生不同效应的鲜明例子,并不是说《九层妖塔》多么烂,《寻龙诀》多么厉害,因为熟悉鬼吹灯的人知道,与其说叫《鬼吹灯之九层妖塔》,不如换个名字叫《怪兽 XXX》,因为陆川放弃了鬼吹灯原著中很多人设、故事情节,胡八一、王凯旋、Shirley 杨跟原著所绘相去甚远,所以人们在后来的影片中看到了许多科幻类的怪兽,其实该影片在宣传期就曾标明 “打怪兽” 的标签,或许是因为片方不想放弃原著粉丝这些潜在消费者,片名前面则保留了 “鬼吹灯之” 四个字。

但为什么陆川放着已经验证过的原著不用,偏要自己造几个怪兽呢?根据网络上陆川的回复所言,“看了无数遍原著,感受到小说逻辑和电影逻辑不是一回事,因此决定做出建设性改编。” 其实鬼吹灯的两种做法都是能产生好的衍生作品来的,不管是为这个 IP 受众群体本身买单继续延续 IP 的内核,还是切入衍生品本身,用另一种方式来诠释这个 IP。

你可以看到走特效模式的复仇者联盟们,但是同样你也看到了诺兰操刀的蝙蝠侠展现出的另一种特质,核心在于能通过某一种方式来将这个作品完成好。但是在国内电影工业不那么成熟的背景下,保持自身 IP 的元素可能会是更加稳健的做法。上面一些产品对比也对此有一定的证明,同时 36 氪也采访了一些 IP 开发的从业人员来谈谈他们的观点。

同样是将动漫改编成真人剧作品,啊哈娱乐于 2015年3月 在腾讯互娱大会上正式公布了《王牌御史》的开发权,创始人邹沙沙告诉我们,“IP 改编的首要核心是人物及世界观的提取”,在她看来,IP 得以成为 IP 存在的基础就是粉丝对于 IP 中人物与完整世界观的认同感,所以无论转变成何种产品形态,都要将其完整保留并以此为核心展开充盈故事与剧情。

优质 IP 的选择,要考虑到影视、手游、衍生品等产品形态特点等因素。虽然 IP 全产业链开发是一个时间成本很高的策略,但是啊哈娱乐认为,将《王牌御史》从超人气动漫转换成真人剧、游戏、大电影、衍生品等,是因为现在行业上多数都将 IP 版权分裂来运营,达不到 IP 价值不断累积的效果。只追逐短期变现,是无法延长 IP 生命周期的,更无法沉淀 IP 价值。

拥有鬼吹灯线下互动娱乐独家版权的万娱引力,创始人周萧以其正在进行的项目《触电》举例说,在产品开发的过程中,为了遵循 “跟原著党站在一起” 的原则,尊重原生内容,团队首次提出了 “十感”,即听觉、嗅觉、触觉、味觉等十种感官。“寻龙诀中的彼岸花有奇香,我们在嗅觉设定上,则是从某一个点上弥散开来”,以期达到尽量还原原著的效果。“所有特效的开发,不单单是为了酷炫,更重要的是要和剧情紧密结合”。

乐视在其全年影视发布会谈到如何保证这些 IP 衍生质量时也表示,这些 IP 的衍生品其实都准备了很久,怎么衍生是这些 IP 的受众参与决定的,参与制作的一定是真正懂这个 IP 的人,乐视在其中提供专业的资源来保证这些 IP 内核不缺失。

IP 的井喷之年已经过去,2016 会看到更多好作品吗?

回想起我们最初喜欢这些 IP 时的样子,不是因为有了这些元素我才喜欢,而是这个 IP 让我喜欢了这个元素,更重要的是这些元素能很好的组合起来构成一个打动我的精神内核,衍生品将这些元素都延续下来了真的能产出好的内容来么,还是说这些元素能拉来稳定的人掏钱。

不管是原创 IP 还是 IP 的衍生内容,着眼点应该是内容本身好坏上,但是在现在的 IP 热环境下,业内玩家们看中更多的是这个 IP 火不火,受众的消费能力怎么样,至于衍生的内容质量能不能延续这个 IP 的内核、是不是足够好看似乎并没有那么重要了。

去年的 IP 热不禁让人回想起’’ 那些年”电影火了后的青春热,拍摄成本低,走着一个相信爱情,最终由于现实原因分开,女打胎,男变屌丝的桥段就可以骗到不少票房。

从整个国内内容工业来看,一年能产出的好内容是有限的,那么这些花高价买来 IP 的平台真的会放弃之前青春片模式,不会再继续产出何以笙箫默大电影、盗墓笔记网剧这样的作品出来骗钱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