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首个合法电子人:体内植入科技产品

据国外媒体报道,尼尔·哈比森(Neil Harbisson)出生在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一个海边小城中,很小时就被诊断患有全色盲症。但也正因如此,他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合法的电子人。他的头骨上植入了天线,让他能将“看不到”的色彩转化成“听得见”的声音。

来源:腾讯科技

哈比森现年32岁,他与科技的关系比世界上最狂热的智能手机用户更亲密。2004年,哈比森决定在自己的黑白世界中寻找新生,通过开发一种技术为自己提供其他人未曾体验过的感官经验。

想出这个创意时,哈比森正在英国德文郡达汀顿艺术学院学习音乐创作。作为最后的论题,哈比森与计算机专家亚当·蒙坦顿(Adam Montandon)开发出首个名为eyeborg的设备。这是一种天线,可以连接在5公斤重的电脑上,还配有听筒。天线末端的网络摄像头可将每种颜色分解成360种不同的声波,哈比森通过听筒就可以“听出”颜色。

尽管这种方式听起来很像某种“诱导通感”(synaesthesia),即让某些人看到甚至品尝出颜色。哈比森的情况却完全不同,为此他的技术要求全新的名字sonochromatopsia,即将颜色与声音联系起来的感官。与人与人之间差距较大的“诱导通感”不同,sonochromatopsia可将每种颜色与特定声音相匹配。

哈比森大约用了5周时间将每种颜色与每种声音相匹配,又用了5个月时间破译每种频率。现在,他已经可以通过声音“听出”特定的颜色。佩戴eyeborg多年来,哈比森已经从全色盲变成颜色破译者,他甚至能够探测出红外线和紫外线的颜色,后两者在人类可见光谱之外。

对于哈比森来说,去超市就像去夜总会。他每天的穿着打扮开始反映出某种音乐音调,而这些音调与其情绪状态相匹配。当心情不错时,哈比森会穿类似C大调和铉衣服,即粉色、黄色以及蓝色。如果心情不好,哈比森则穿绿色、紫色和橙色衣服,这些颜色与B大调相配。

哈比森的种族观念也因此改变,他很快发现皮肤颜色实际上并非黑或白。哈比森说:“我以为黑人的皮肤就是黑色的,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他们的肤色实际上是深橙色。而那些称自己为白人的人,肤色实际上是浅橙色。”

哈比森的下一步计划是寻找让天线看起来不再笨重的方法。他开始将电脑重量减轻到1公斤,将其附在衣服上。随后,电脑软件也被缩小为芯片,被植入皮肤之下。去年12月份,哈比森直接将天线植入自己头骨中。

寻找医生做这种手术并不容易,哈比森先是向整容医生介绍了自己的情况,然后又找了很多物理学家帮忙,但每个人都婉言谢绝。最终,他找到同意为他动手术的人,但要求身份保密。花了数月时间,哈比森的头骨与天线融合,他称这就是自己想要的。他说:“我感受不到任何重量或压力,天线摸起来它就像我身体的外延部分,就像鼻子或手指等新的身体器官。”

哈比森预测,电子化(Cyborgism)正成为缓慢增长的新兴趋势。谷歌眼镜的开发让人们更加关注可穿戴技术的观念,磁性植入物将被帮助人们感受到磁场吸力,比如微波炉或电源变压器,它已经成为“生物黑客”中流行的黑科技。最近,一名加拿大制片人开发和植入eyeborg,即内嵌视频摄像头的仿生眼。

但是哈比森称,他是受到政府认可的首位合法电子人。他的英国护照上的照片,就是他戴着天线的形象。哈比森认为,电子化需要更多动力。他说:“我认为经过多年发展,这种技术将成为主流,许多人将开始延伸自己的感官。”

世界首个合法电子人:体内植入科技产品

但是现在还不行,这主要是社会压力所致,比如反电子化组织“Stop the Cyborgs”专门以使用可穿戴技术为目标,包括谷歌眼镜和可自动抓拍日常生活的可穿戴摄像头Narrative Clip。他说:“人们总是害怕未知事物,他们喜欢夸大其词或对新生事物可能造成的后果持负面看法。”

对于哈比森来说,身体适应这种技术很容易,但让其他人接受自己才是真正的挑战。他经常将自己日常遇到的困难与100年前变性人和异装癖者的处境相提并论。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哈比森2010年与朋友穆恩·里巴斯(Moon Ribas)创建了电子人基金会,他称自己从未做过任何反常的事情。他说:“通过骨传导倾听是海豚的特有能力,很多昆虫都拥有天线,鲨鱼能够探知北极在哪里,这些感官都是自然存在的,我们只是将它们用到人类身上。”

电子人基金会的主要任务是通过安卓应用Eyeborg,向人们展示cyborg的作用原理。哈比森称这种应用是向人们引入电子人体验的第一步。他说:“我们都有手机,我们都在使用技术,为此将来在体内植入科技装置将成为常态,这只是时间早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