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花了不少时间在新浪微博上,就使用后的感受作些总结。

按照中国的人口基数,微博已经成为Twitter、Facebook以外的第三类带社交性质的革命性应用,从属性来看,它以信息传递为核心,更偏向于Twitter的属性,可以看成是Twitter的改良结果。

在中国出现微博早期形式并非由门户网站主导,比如饭否,但最后这些网站大多沉戟,原因在于它们在政府眼中没有处理信息的公信力,我们可以理解为与政府层面的关系是得以运营微博的前提,而这层关系的本质是“可控”。

因此,微博成了门户们的专属配置,它不仅符合互联网的碎片化趋势,也让这些内容门户们找到了与受众、以及让受众之间走得更近的工具。信息的进一步碎片化,提升了其传递的速度,并且,群聚效应进一步显现,这是微博带给社会最大的贡献,就是信息的自我加工能力在不断提升,由编辑时代走向自编辑时代。

也正由于这种碎片化,降低了受众对信息的咀嚼门槛,易服易食的特征,让不少受众痴迷于其中,逐渐变成了微博控。因此,如何用好微博,是处于上升期的年轻人应当正视的问题。

一、微博是成功者的舞台,草根的追星场

门户运营互联网产品的做法,其中一个最核心的就是运用意见领袖(这里特指知识型名人,而非娱乐明星)的策略,从博客时代就已如此。如果说名人撰写博客属于是系统沟通的话,那从内容来看,博客的价值要远远大于微博上的三言两语。何况所观察到的名人微博,思考型的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这些名人的大脑有料还是没料,从微博的内容可以大致判断出来。

因此,微博是成功者的舞台,但不是每个成功者甘愿授之以渔,我相信会有相当一部分所谓名人,只希望通过与媒体实现“共赢”进行自我炒作。如果要希望通过微博甚至博客,获得所谓高人指点,求人倒不如求己。

中国式名人为名为利,多于诲人不倦。诲人不倦大概有两个层次,一是诲之以道,二是诲之以术,前者偏重于人生修炼的感悟,后者偏重于所在领域或专业的经验分享。

粗略地判断,对后辈有着更强烈教诲意识的成功者,其实并不多见,诸如李开复用30%的时间与年轻人沟通的典型,少之又少。我们不可能要求名人都来关注年轻群体的成长,这属于个人价值的取舍,但我们可以避免麻木关注造成的时间精力浪费。

更何况,某些意识已经明显跟不上时代的名人,对其的关注应可免则免,比如和X头之类,光有一愤青腔调兼强盗逻辑。

最近某项国外调查显示,使用SNS工具的人群分布呈现两极分化,一极是已有一定公众知名度的成功者,另一极是30岁以下尚有时间挥霍的年轻人。前者需要粉丝,后者需要偶像,一拍即合。但对于30-40岁这一群体,SNS时间偏少,因为他们正处于上升周期。

二、碎片化信息,不利于建立体系

体系思维的重要性,在此之前已撰写过多篇文章进行分析。微博作为更碎片化的信息沟通渠道,如果用此工具的人本身没有建立系统的思考,则不仅吸收有限,而且还易于被进一步碎片化。

打个比方,微博其实相当于大脑的神经末稍,依附于整个互联网支干之上。神经末稍的作用在于收集信息、接收刺激。每个人相当于一个神经末稍,通过对另一些神经末稍的关注,获得对自己有用的信息,但前提是自身已有内在的思维体系提供判断。

事实上,大部分的我们,其实思维的系统性是很欠缺的,如果说微博有带来负面效应的话,使我们思维碎片化被进一步恶化,这是最大的负面影响。

三、SNS是最写实的群体意识窗口,浮躁信息折射浮躁群体心态

SNS一定是擦边球横行的领域,而微博的形式,因具有更强大的群聚效应,让正负面效应均有放大。正面的诸如方舟子打假,让微博成了当面对质的场合,并以快速的传递效率,让事件在短短不到一个月内画上句号。负面的则类似于一些类色*情图文、或某些不知就里的反*动言论得到更多响应。

即便是我们所关注的对象经过精挑细选,也难以避免上述负面效应的出现,毕竟,负面信息的传递效力实在太强,何况至少相当一部分是未经证实的。这或许也是某些国家限制使用Facebook或Twitter的原因。

这些负面信息,影响的不只是我们阅读的效率,更大的影响在于对心态的干扰。对于有钱有闲的成熟人士,对类似信息可能已见惯不怪又耗得起,但对于年轻群体而言,那就另当别论了。

因此,总体而言,我的观点是,微博是好东西,但需慎用,尤其是作为正处于上升周期的年轻人来说,日常分配的时间最好不要多于10%。并且,给予这个工具一个清晰的定位,它一定不是用来深度学习的,只能作为信息获取、适当交流的渠道。

本文来源:商业哲学评论 作者:蔡子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