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化媒体天使皮特·泰尔:执著的“救世主”

最新一期的美国《福布斯》于2011年1月下旬正式出刊,本期封面文章标题为“执著的救世主”。文章称,创业投资者皮特·泰尔(Peter Thiel)在投资社会化媒体(social media)上赚钱无数。但是,他现在仍延续着自认为是能够拯救世界的资助企业的道路走下去。

泰尔想要拯救世界,或至少将人类的文明带入他设想的下一个阶段。他认为,包括人类政治和教育体系中的不足,挥之不去的金融灾难,市场泡沫,能源危机,世界上未能兑现的承诺,以及资源短缺所引发的战争的几乎所有问题,都源于科技创新的停滞。他经常想,若人类能退回到1950和1960年代,实现科幻小说中的预测,那将是一个多么美好的世界:到处是可以随意旅行的空间和殖民地,水下城市,对荒漠重新造林和许多其他可做的事情。因人们努力的结果无所进展,唯一能够拯救当今世界的办法就是科学上的巨大突破。

想把泰尔描绘成癫狂者是件轻而易举之事。泰尔的确很认真地向一些企业和专注于益寿延年,殖民化海洋,空间商业化,推动所谓的友善人造智能(friendly artificial intelligence)和在DNA排序等其他事业的团体注入了大量资金。他表示,自由与民主是无法调和的(Freedom is incompatible with democracy)。他最激进的行动之一是,若在高校学习的学生辍学,并开始创业,或有突破性研究,他将向他们提供创业资金。他称,人们总认为未来是其他人要做的大事。但是,从不思考未来的社会是不可思议的。

但是,泰尔的成就不容置疑。他与合作者共同创建和经营,最终向eBay出售了电子邮件用户间可做资金转移的支付系统PayPal。他和他的团队此后还发起和创建了前10年中一些最具创新性的创业企业(startup)。其中包括YouTube,LinkedIn,开发共享图片设备的Slide,用户评论的Yelp,创业投资基金Founders Fund,开发在网络上搜寻恐怖分子和金融诈骗者软件的Palantir Technologies,研制低成本火箭的SpaceX,开发电动车的Tesla Motors公司和发放小额贷款的Kiva放贷机构。

泰尔是首位大笔投资面具网(Facebook)的投资者。他最初投入的50万美元已占到该公司总股本的3%,价值15亿美元。公司的合伙创业者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仍把泰尔看作是极有价值的顾问。

但是,参与泰尔发起的对冲基金Clarium Capital Management的投资者并不开心。该基金在2008年一度高达60亿美元的资产价值现已跌至4.6亿美元,它在截止2010年的前3年中连续亏损,2008,2009和2010年的亏损幅度分别达4.5%、25%和23%。自2008年以来,该基金的投资者已亏损65%。

有人会质疑泰尔的成功是靠侥幸。然而,网络浏览器开发商,著名网景(Netscape)公司的创办者,同为面具网公司董事的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并不这样看。他认为,泰尔在PayPal支付系统、面具网和创业投资基金Founders Fund上的成功不是靠侥幸。他称泰尔是在努力寻找转化传统智慧的各种机会。

然而,泰尔的智慧不落俗套。他是个有多种相互矛盾特征的综合体:一个创业者、创业投资家、自由主义者、无拘无束者、基督徒、深受良好教育者,但又对正规教育不屑一顾。要他给自己下一个准确定义肯定是在难为他。

人们在听过他与采访记者的对话后,能够感觉到泰尔从未融入过这个一直围绕在他身边的世界。他1967年出生在德国的法兰克福。其父是一位总在让家庭四处迁徙的化学工程师。直到全家在加州定居前,泰尔曾经就读过从俄亥俄州到纳米比亚的7所中小学。与大多数男孩一样,泰尔喜欢《魔戒(Lord of the Ring)》系列作品,吸取着邪恶和权力诱惑的教训。但他的头脑比同龄玩伴的效率更高。他5岁时便能记住所有国家的名称。作为一名国际象棋的年轻棋手,泰尔在全美排名第七。通过在各个阶段吸取知识,泰尔在大学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泰尔的那些有争议的想法大多是在斯坦福大学形成的。他在该校主修哲学,并兼修政治上的歧途(political incorrectness)。因他和密友对当时称之为“文化上的自由思潮(culturally liberal ethos)”感到厌恶,他们自己创办了宣扬自由主义观点的《斯坦福评论(Stanford Review)》报,但事后证明该报并不成功。

当他1992年获得斯坦福的法学位后,便在著名的苏利文·克伦威尔(Sullivan & Cromwell)律师事务所某到职位。然而,在仅仅工作了7个月后他就辞职了。他之后在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银行(Credit Suisse First Boston)担任金融衍生产品交易员的工作时间稍长些。泰尔于1996年回到了家,但他最终认为加州是比纽约更适合创业活动的好地方。

他移居加州的Menlo Park后,以从朋友和家人处借得的100万美元开设了泰尔金融公司(Thiel Capital)。创业之初,新公司在硅谷金融中心租用了最廉价的,无窗储物间充当办公室。

泰尔在与侨居美国的年轻的乌克兰电脑科学家迈克斯·雷夫奇(Max Levchin)会面交谈后,两人决心共同创业,并设立了名为Confinity的开发电子支付系统的公司。该公司推出的第一个产品就是称之为PayPal的应用软件。该系统可让使用便携式PalmPilot电脑的用户彼此间相互转账。这种功能后来扩大为可让任何人通过电子邮件地址方式汇转资金。当eBay公司介入这项服务后,使用它的消费者越来越多。对泰尔而言,PayPal系统的出现只是一个实现了自由主义的梦想。它具有最终变为独立的货币体系,削弱政府对经济和汇率的控制的潜在功能。与他创建和支持的各项业务一样,PayPal只是一项追求自己理想的业务。

经过泰尔和公司的努力,公司经营由亏转为获利,业务也扩展到全球的80个国家。作为9/11事件后的最大一笔IPO,PayPal终于在2002年2月上市,市值高达12亿美元。但在上市后的8个月,eBay以15亿美元收购了PayPal,泰尔分得收益高达5500万美元。

泰尔在日后寻求新的发展机会中终于等到了面具网。他在2002年出售了PayPal后的数周内成立了名为Clarium  Capital的金融机构,它既有对冲基金业务,也有智库的功能。他根据自己的判断宣称,未来必将出现石油产量达到峰值后逐步枯竭、日本式的通缩,以及新兴经济体泡沫的凶险时期。在机构投资者、养老基金和对冲基金的基金(funds of hedge funds),以及少数资深个人投资者的支持下,泰尔把希望压在了长期在石油和能源类股票上做多头,并预测,若美国经济下滑,30年国债收益会上扬;随着投资者逃离由借入美元支撑的新兴经济体,美元投机活动会增强。他曾认为油价会升至每桶147美元,此后又认为油价会一路下行至每桶34美元,并预判无论美元升值还是国债收益上升都不能避免亏损。

泰尔在关注经济趋势的同时仍惦记着一些有希望的创业企业。其中之一就是以前很少受人关注的,侧重于商业性的社交网络(social networking)。他在2004年春季接到校友,一位创业投资者的电话,希望他能与面具网的肖恩·帕克(SeanParker)和另一位名叫扎克伯格的毛头小子见一面,因他们需要资金。这位校友并不想对由两位哈佛大学辍学生创办的面具网投资。泰尔于当年8月与帕克和扎克伯格两人见面。

泰尔和扎克伯格见面后的第一印象至今还深深地牢记在各自的脑海中。扎克伯格到今天回忆起来仍称,他与泰尔的首次交谈就确定他不是一位普通的创业投资者。此外,他从一开始就很敬重泰尔开创的PayPal系统。泰尔在回忆起最初见到扎克伯格时的印象称,他是个内向、非常聪明和有动力的年轻人。经过思考后,泰尔决定向面具网贷款50万美元,若网站能在2004年12月达到150万个用户,贷款将转为公司10.2%的股权。但面具网在截止日期内并未达到目标,但泰尔还是把贷款转为了股权。

扎克伯格一直认为,不仅泰尔的资助非常重要,而且他的忠告更是意外得到的幸运。他不断强调用户增长和扩大业务成为了公司最重要的大事,变成了面具网的最根本经营原则。

泰尔此后又成立了名为Founders Fund的创投基金,专门投资于早期的社会化媒体(social media)和网络创业企业,投资规模从50-500万美元不等。基金支持的企业包括开发社会化媒体应用软件企业Slide,开发电子邮件安全装置(e-mail security appliances)的IronPort,开发搜索引擎的Powerset和服务于个人金融业务的网站Mint。这些企业都获得了巨大成功,IronPort于2007年被思科公司以8.3亿美元收购,微软在2008年以1亿美元收购了Powerset,而谷歌在去年以2.28亿美元收购了Slide。

在获得大面积创业收获之后,泰尔有充足时间来考虑事业的发展方向,寻找除社会化媒体外的其他值得投资,会有突破的领域。他在2009年4月为持自由主义观点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加图学会(CatoInstitute)撰写的文章中称,因为这个世界上并无真正自由,所以,要逃避现实必须涉及一些新的、从未尝试过的办法,它们能引领自由人士到达从未被发现过的空间。为此,他把精力集中在可能创造出新自由空间的科技上。他还称,这些新疆域是网络化的空间(cyberspace),外空间和海洋家园(seasteading)。他认为自己大量投资,获得了巨额收益的因特网(Internet)的空间很有限。由于这些新世界都是虚拟的,故躲避现实会具有更丰富的想象。

更佳做法是努力摆脱地心引力定律、民族主义,甚至生物,创建新型、具有共同理想的生活社区。泰尔通过创投基金Founders Fund向研发运输工具的SpaceX公司投了3000多万美元。该公司在倾力打造一种价廉物美的太空火箭,让普通人可进行空间旅行、探索火星,甚至在月球上殖民。公司已在上月首次成功发射和回收了太空舱。

泰尔推动的事业对众多人产生影响。其中包括曾为谷歌工程师,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孙子帕特里·弗莱德曼(Patri Friedman)。他代表着海洋家园协会(Seasteading Institute)在寻找可以殖民的海域。泰尔至今已向该机构捐助90万美元。帕特里称,人们现在需要的是新定居地。海洋家园协会的活动,是以与政府竞争,而不是以总在抱怨的方式来重新定义政府作用的创新方式。该协会已着手研究在远离加州圣地亚哥海岸的一处海面上,以2亿美元建设一个可供270人生存的浮动社区的可能性,但一时无法解决的问题是如何组成一个独立的或半自治的共和体。

还有人提出过另一个古怪目标,即探索再生的秘密。泰尔也认为永生是好事,称若人们能够治疗衰老,这将改变现在形成制约的所有事物。他参与这项探索的兴趣来自一位电脑科学家的介绍。后者提出了通过减少对线粒体DNA(mitochondrial DNA)的伤害来延长寿命的理论。泰尔对该项目已投入50万美元,并承诺随后还可追加最高达300万美元的资助。他去年4月承诺负担起这项研究的200万美元年度预算中的120万美元。但此研究至今尚无进展。泰尔对此并不感到气馁。

为储备能够带领人类进入具有无限机会的乐土的天才,泰尔基金会主动招募他们。基金会去年9月发起了鼓励想要成为企业家者的活动,并愿提供10万美元的创业基金。但是,有两个条件:除了年龄在19岁以下外,他们还必须是辍学生。

身为受过完美教育的泰尔却在嘲笑美国的高等教育。在他看来,高校都已变为在政治上无比正确(too politically correct),在科学研究和人文学科上却步履蹒跚的机构。他认为学校在制造泡沫:据Goldwater Institute的研究报告,美国高校在1993-2007年间,经通胀调节后的每个学生管理开支上涨了61%,每100位学生的管理人员数量增加了39%。学生的负债程度让泰尔感到反感,他称这几乎是美国身负重债的奴隶状态。

耶鲁大学主修数学的19岁学生Thomas McCabe已申请了泰尔的创业资助。他希望能将自己发明的,低成本的3D打印技术商业化。他认为人们现生活在堕落文明的断壁残垣之上,并期盼能获得泰尔的创业资助。他的说法与泰尔在24年前的说法如出一辙。

本文来源:新浪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