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的商业哲学

Facebook是一种现象。

Facebook是什么?柯克帕特里克的《Facebook效应》一书,在Facebook上有个主页,读者讨论区中有人贴了一个问题:Facebook难道比性还要流行吗?回答者说:我访问Facebook的次数比做爱多,所以答案是肯定的。

Facebook是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站,也许是人类历史上由完全不同的人聚合在一起的速度最快的团体。它还是至今互联网上最大的分享网站。扎克伯格不无夸张地声称:“我们拥有整整一个世代里最具威力的信息传播机制。”关键是,围绕Facebook还有更大的想象空间。据报道,Facebook把自己的上市时间推迟到2012年,目的是为了发展更多的用户和提升更多的销售。Facebook的IPO必定成为硅谷的一个分水岭,造就与谷歌、雅虎、亚马逊、eBay等并驾齐驱的下一个互联网巨头,成为众多的小企业可以依附的大象。

当你将7亿用户的资料整合在一起,不仅了解他们住在哪儿,朋友是谁,还知道他们对什么感兴趣,在线上做什么,那么,你不仅是在运营一家公司,而是在打造“互联网基因工程”。这项基因工程能够做的事情太多了!比如,通过信用点和虚拟货币,Facebook可能跨越国界,成为一个全球化的经济体;又如,通过Facebook Connect,Facebook企图控制我们在网上的所有社交体验,其俄罗斯大股东将此比喻为“在世界范围内给人们签发护照”,这种护照指向的是一种全球公民身份。

这些都意味着,Facebook会超越仅仅一个“网站”,它把自己看作全球村里的城市广场,正在改变着我们对社区、邻里和整个星球的认识。

Facebook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是另外一种现象。

马克·扎克伯格是谁?这个总蹬着橡胶凉鞋、套着T恤衫和毛绒夹克的大男孩,怎样把哈佛集体宿舍的一种想法办成了一家惊天动地的公司?27岁的他没有拿到大学文凭,却创办和掌管了全世界最大的社交网站。他是如此少年得志,以至于保罗·艾伦评价说,“我无法在世界历史上找到一个先例,这么年轻的人却拥有这么大的影响力——等一等,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亚历山大大帝。”

Facebook的创始人是一个哲学与实践的奇异混合体。首先,扎克伯格是个“产品天才”。从一开始在哈佛寝室里敲敲打打,直到Facebook取得巨大的成功,扎克伯格始终希望能使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媒体与用户互动的产品上,在他看来,这才是Facebook的真正价值所在。他永远把产品管理当作自己的首要工作。“我觉得那些最成功的科技公司的领导者们最关注的永远是产品。”他说。“我们希望能够使世界更美好,而我们所采取的途径是制作出合适的产品。”

产品的背后是用户体验,而用户体验的背后是扎克伯格独特的经商理念。柯克帕特里克有一句总结很让人震动:“让网站有趣,比让它赚钱更重要。这样的声明在Facebook不长的历史中始终掷地有声。”在书中,我们可以看到扎克伯格的思考的完整链条:做最好的、最简单的、让用户以最方便的方式分享信息的产品——用户的体验和增长比盈利更重要——将Facebook看作一个永远需要不断完善的项目,而不是一台赚钱机器。一句话:追逐用户,而不是追逐金钱。

真正驱动扎克伯格的是什么呢?在他的常用词典中,有这样一些词汇:透明度、信任、联系、分享。扎克伯格在Facebook的个人页面上这样描述自己的兴趣:开放,创造事物帮助人们彼此联系和分享对自己而言重要的事情,革命,信息流,极简主义。他说:“一个透明度高的世界,其组织会更好,也会更公平。”

《Facebook效应》倾力剖析了上面所说的两大现象。然而,读完全书,有一个地方我很不解渴,正如我看完那部《社交网络》的电影之后也很不解渴一样。我希望了解更多扎克伯格的内心世界,这并不是缘于我有多少对名人的窥视欲,而是因为他的内心世界是隐藏不得的。Facebook为首的社交网络已彻底改变了互联网世界里的人际关系定义,以及人们对隐私的概念和要求,甚至形成了一种崭新的文化现象。扎克伯格如此年轻,却如此有影响力,全人类都有必要了解其商业哲学。

扎克伯格想要创造并统治一种截然不同的互联网。如果说谷歌和其他搜索引擎想索引的是信息,他想索引的则是人们脑中之所想。这样的计划要获得最好的运行,人们就必须愿意把更多的个人信息呈交给Facebook。然而,有谁能够判定,扎克伯格对透明度与开放性的理解是不是过于简单和天真呢?他相信,如果人们变得更加透明和开放,世界会变成一个更加美好的地方。可是,对于许多人来讲,因透明而付出的代价是他们能够承受的吗?或者说,如果你不是扎克伯格那样的幸运儿和成功者,难道你也应该相信他所说的,没有什么东西还可隐藏?

本文来源:财富中文网 作者:胡泳(北京大学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