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可乐多少钱?罗纳尔迪尼奥亲证,148万美元!

据经济之声《天下公司》报道,在体育赞助和明星代言方面,可口可乐向来是大手笔,而可口和百事两大死敌之间的竞争也无处不在。

这不,因为自己的品牌代言人足球运动员小罗,在某发布会上喝了一口百事可乐,可口可乐就非常不高兴,随后以违反赞助合同为由,提前解除了原本跟小罗签到2014年的合约,而小罗也因此丢掉了今后两年高达148万美元的代言费。

刚从弗拉门戈转投米内罗竞技的小罗,在亮相新东家的最近一次新闻发布会时,面前居然放着的是2罐百事可乐,而米内罗竞技的赞助商正是百事可乐。据报道,小罗并没有在意,还结结实实的喝了一口百事可乐。

虽然只是一口饮料的事儿,可口可乐的举动是否有些反应过度呢?在体育媒体人颜强看来,双方有理性的规范存在,可口可乐做出这样的处理决定很正常。

颜强:因为他既然是代言了可口可乐他肯定会要在双方的协议的约束之下去规范自己的行为,尤其是在公共场合,直接产生了跟这个竞品之间的关系,这个话题可能会更加敏感,相信如果有成熟的商业协议存在的话,既然有理性的规范存在那就没有什么情感可言。

就算不被可口可乐抛弃,小罗最近也是麻烦缠身。不仅跟老东家因为工资问题对簿公堂,缺席训练,还因为场上的不正常表现被质疑职业素养,最终闹得不欢而散。频繁在酒吧和夜总会亮相,也让他的形象受损。因此,赞助商对小罗近来的状况并不满意,负面新闻层出不穷,影响力却没有达到预期。

可口可乐公司的营销主管庞特斯表示,小罗和百事可乐一同出现的形象,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也就是说,误喝事件只是可口可乐解约的导火索。体育媒体人颜强表示,在体育界,品牌与代言人产生纠纷的案例这并不是第一桩,作为代言人应该随时规范自己的言行。

颜强:前几年像老虎伍兹的事件,不是因为跟竞品发生关系,而是因为自己的言行可能不当影响了以往合作品牌之间相关代言的权益,而最终损失了不少这方面的商业合作,所以这样的状况是存在的,作为一个品牌的代言人它的很多情况之下要规范自己的言行,要吻合跟他签约这个品牌的基本商业方面的这些元素。

早在2008年,曾与耐克签约赞助的中国男足队长郑智,因为多次在合同期内穿着耐克的对手阿迪达斯的球鞋,陷入类似小罗“可乐门”的境况中。按照合同规定,除了出席阿迪达斯赞助的中国男足的活动、比赛外,郑智作为耐克的代言人,都必须身着耐克的服装与球鞋。最终,郑智和阿迪达斯被耐克告上法庭,并被判决赔偿耐克20万元。

在体坛中,有不少像小罗、郑智这样的赞助双面人,就是个人与所在球队的赞助商不相同。比如,足坛一哥梅西的个人赞助商是阿迪,但他效力的巴萨赞助商却是耐克;网坛名将克里斯特尔斯曾因个人赞助商的合约,无法违约穿比利时奥委会赞助商的阿迪服装,甚至拒绝参加雅典奥运会。体育媒体人颜强认为,在双面赞助的情况下,这样的纠纷更容易出现。

颜强:在整个国际的赞助市场上70%的资金投放都是以体育赞助的形式来完成的,在一些顶尖的职业运动队或者是一些国家级别的代表队当中渗透的方式和渗透进去的品牌种类都非常庞杂,所以经常就会看到在一个球员或者说一个团队当中出现了多重品牌交叉渗透和这种交叉赞助的状况,从个体和整体的角度之间也许就是一些竞争品牌之间的一种并存的关系,这样的商业赞助方面的冲突是肯定存在的,去区分这些关系需要非常谨慎甚至是需要有时候作出一定的妥协。

颜强介绍,赞助双面人有一些比较灵活的应对手段,尽量避免违反与个人代言商的合约,同时也不至于得罪运动队的赞助商。

颜强:最有名的案例就是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当时梦之队这些NBA巨星们代表美国篮球队夺取了奥运会的金牌,如果大家有印象的话会发现像乔丹、皮蓬这些球员在登台领取金牌的时候在肩上都披着一面国旗,当时别人的第一感觉是装束比较新颖,比较别致,但其实这是一个对于多重商业赞助产生矛盾的一种调和手段,遮住这个代表队身上的一个商业LOGO,因为他们代言了另外一个品牌,这样的手段其实是一种比较取巧但是也比较灵活的一种手段,我觉得从20年前的那一幕开始商业赞助当中的冲突和各种利益的争夺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段,包括像小罗在两种可乐之间的纠葛,未来还会不断的出现。

怎样谨慎的避免纠纷呢?代言人或许可以跟李娜学习一下。当时征战深圳的联合会杯网球赛时,身上有饮料代言的李娜每逢赛后新闻发布会,落座后第一件事,就是必须把放在桌面上的矿泉水放到地下,很有自我保护和品牌保护意识,不少老记者笑言,娜姐真是小心翼翼,如今看来,这是娜姐的聪明之处。

《天下公司》嘉宾主持、财经评论员刘戈认为,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之间的竞争是“原则”问题,不可触犯。

刘戈:因为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他们互相之间就是敌人,这是原则问题,比如当时如果你喝的不是可口可乐,喝的是一个矿泉水或者是什么其他的非可乐饮料,可能人家都未必这么叫真,我花了高薪最后巨额资金来签的你,到最后给对方做广告,那我哪能放弃这样的原则呢?

本文来源:中国广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