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调查:人类已进入“手机化”时代

据国外媒体报道,现在全球人类的生活当中,手机成了很多人必不可少的随身物品,而且手机也在改变着我们的生活。在不知不觉中,我们发现生活中是如此的依赖手机,离不开手机,我们已经进入了“手机化”时代。

移动化的力量如此之大,所有的东西,爱情、学习乃至全球发展都在跟着它快速变化。很难想出历史上哪种东西能像手机一样,与我们有如此紧密的关系。刀、表、纸、笔都没有,唯一可能与手机匹敌的就是钱了——随身携带,从不离手。但是,几乎没有人会抱着钱包睡觉,没有人会隔几分钟就拿出钱包看一下,所以即使钱能够带来名声、制造浪漫、发起革命,它还是无法与智能手机相提并论——更何况现在手机也能付账了。

当初那些拿着板砖大小“大哥大”的人,想法肯定与现在大不相同,我们已经习惯万千信息汇于指尖的感觉。就运算能力来说,现在一款普通智能手机都要比把人送上月球的阿波罗11号强大。在很多地方,人们没有厕所和清洁水,但是人们却需要买到手机;许多人是生平第一次使用手机。在美国,十个成年人中有九个使用手机,手机已在人的身体、思想和精神上留下印记。在路上,很多人慢吞吞、晃悠悠地走着,一心聊天而忘了看路,这就是所谓“手机步”。手机让人的手指变得更强健,更容易分散注意力,在哪儿都受诱惑:肉体的我们在此处,而思想的、数码的我们可以在任何地方。

你对此有什么想法呢?为了更好地了解人们对移动化的态度,《时代》与高通一道,发起了《时代》移动调查,来自美国、英国、中国、印度、韩国、南非和印尼共八个国家的近5000人参加了投票。虽然最好的调查也只是管中窥豹,但这个调查明确清晰,它能够反映我们正处在什么境地,移动化浪潮又会把我们带往何处。

《时代》调查:人类已进入“手机化”时代

《时代》移动调查

手机对父辈们来说也许无法想象,但它已经成了我们生活的必需品,我们一天,甚至一小时都离不开它。《时代》的调查发现,四分之一的人每隔三十分钟就看一下手机,五分之一的人每隔十分钟就要看一下。三分之一的人承认即使很短时间不用手机,他们就会感到焦虑。手机为我们提供了一种食物:新闻、消息和垃圾。如果在午饭和手机之间只能选一样,选手机的人是选午餐的两倍多。在25至29岁的人中,有四分之三抱着他们的手机睡觉。

如果说美国人和手机的关系已经过于亲密,那其他国家的人和手机更是如胶似漆。《时代》的调查发现五分之一的美国人曾用短信约会,而在巴西,这个比例为五分之三,在中国,更是高达五分之四。不到十分之一的美国已婚受访者承认曾使用短信寻找婚外情,相比之下,三分之一的印度人和大多数中国人曾这样做。令人震惊的是,约有四分之一的美国受访者——其中大多为18到35岁的男性——曾向配偶或爱人发过性挑逗照片,但这与南非45%和印度54%的比例相比就不足为奇了。巴西人尤其热衷于此,64%的受访者发送并分享过这种照片。

在很多方面,外国的用户和美国人一样看重自己的手机,但也反映出一些区别。美国人喜欢手机,手机让他们更方便地相互联系和生活。他们用手机寻找更便宜的东西,在不熟悉的城市里导航,拓展客户群,记录自己的健康财务状况,搜索家人朋友。但在某些方面,美国人也有点自相矛盾;超过90%的巴西和印度人认为应该经常相互联系,而只有67%的美国人这样认为。

如果把美国人分为两部分:普通大众和高收入高教育程度的精英阶层,就会出现一些鲜明的对比。精英们会说自己工作的时间更长,没时间考虑这些事,但他们也认为有了手机,他们变得更有效率,更具创造力,能处理更多事务,不用整天待在办公室,能即时获得新闻,能更好地教育子女。在美国,十分之四的人认为移动化能帮助自己更好地平衡工作与生活,而在印度、印尼、中国和南非,至少四分之三的人持这种观点。

就像那些从热恋走向承诺的爱情,人和手机之间关系反映了他们最初的投入。在那些信息交流不方便的国家,手机带来了一场时间旅行,按键划屏之间,他们已走过其他国家数十年的进程。我们不禁思考:十年之后,手机会变得多么小巧、多么智能、多么快、多么好呢?到最后,我们还会剩下多少没有被手机彻底改变的生活呢?

本文来源:腾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