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另类影响力:观众评论左右美剧剧情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Bluefin Labs的统计,过去一年间,发布在Twitter和社交媒体网站上的电视节目评论从880万条激增至7550万条,远高于同期各种媒体评论总量的增幅。不仅如此,这些评论甚至开始影响节目的制作。

影响加大

热播剧《谍影迷情》(Covert Affairs)的创作班底在第二季最后一集的创作时,就回应了Twitter上不断发出一个问题:该剧主角奥吉·安德森(Auggie Anderson)能否重见光明?

“有很多粉丝都为他惋惜,他们都希望他能以一种很浪漫的方式复明。”饰演奥吉的演员克里斯多夫·乔哈姆(Christopher Gorham)说,“社交媒体给我们提供了很多问题和很多反馈。”

于是,在最后一集额外增加的桥段中,一位医生向奥吉透露,他没有被一项实验治疗项目选上。乔哈姆说:“这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回应了有关该角色的疑问。”

但在各大节目中,以如此明显的方式回应Twitter用户提问的仍是少数。制片人都表示,愿意通过这一平台实时关注用户的评论和反应,但具体到剧本和情节的创作,他们却非常谨慎,不希望让粉丝们获得过大的控制权。

《吸血鬼日记》(Vampire Diaries)是华纳兄弟为CW Network制作的一部剧集。该剧监制助理·普莱科(Julie Plec)说:“我们努力避免受到太大的影响,避免‘谁声音大,谁说了算’的情况出现。”

不过,《吸血鬼日记》的主创人员有时仍然难以忽视Twitter的影响。例如,2011年5月,在第二季的结局中有一个场景,吸血鬼凯瑟琳没有 获得邀请就进入一栋房子。但根据吸血鬼的规定,如果没有邀请,吸血鬼是无法进入人类的家中的,因此引发了Twitter用户的大量质疑。

主创人员原计划在第三季的第一集中解释凯瑟琳是如何进入这栋房子的,但却没有找到一个适合插入这段情节的地方。“当我们回答不了时,我们想,‘就这么过去吧。’”普莱科说。

但粉丝们却在Twitter上喋喋不休地发问。“电视剧播了半个季,我们不断收到各地粉丝的质疑。”普莱科说。根据Bluefin的统计,在2011至2012季中,《吸血鬼日记》每一集平均吸引5.7万条社交评论,在各大剧集中位居前列。

最终,《吸血鬼日记》想出了一个办法解决凯瑟琳的问题:该房子之前的主人也是吸血鬼。

谨慎犹存

但还有一些制片人对Twitter评论的价值较为怀疑。他们指出,多数评论都是由少数人发布的。Bluefin今年7月统计的电视节目社交评论达到7500万条,但发送者仅有800万人。而根据尼尔森的数据,美国拥有电视机的家庭达到1.15亿户。

“有时,这种‘地毯式轰炸’来自同一帮人。”《欢乐合唱团》(Glee)监制布拉德·法尔查克(Brad Falchuk)说。该剧上一季获得的平均社交评论位居行业榜首。“对此关注过多,可能会有风险。”他说。

另外,社交媒体评论的多少与观众群的大小未必存在相关性,至少剧情类节目的确如此。吸引最多Twitter消息的原本是《美国偶像》 (American Idol)等竞赛类节目,然而,目前的记录却被《谎言少女》(Pretty Little Liars)保持,但该剧的观众仅有《美国偶像》的八分之一。

Bluefin的数据显示,《谎言少女》8月28日的那一集吸引了160万条评论——平均每1.5名观众发表1条评论。

法尔查克表示,他更希望观众在看节目时专心致志,而不要一边看一边发表评论。“我更喜欢我们的节目能够引人入胜,让大家少发些Twitter消息。”他说。

《谍影迷情》监制马特·科曼(Matt Corman)则认为,支持在Twitter上最有话语权的观众很重要。“观看该节目的粉丝可以变成该节目的草根组织者。”他说,“在政治上,他们管这叫‘不要脱离基层’。”

但奥吉失明的剧情表明,有一部分粉丝无论如何都无法满足。还有一些观众仍在不断发布Twitter消息,希望主创能够让奥吉复明。其他还没有看过第二季最后一集的人仍在问这是否是暂时的。

乔哈姆说,他有时会发Twitter消息,推荐观众看看那一集的内容,或者让其他Twitter用户代劳。“有些粉丝会替我回答,他们在彼此沟通。”

本文来源:新浪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