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镜》编剧告诉我们三条应遵守的社交网络“交通法规”

现代浏览器之父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说,“软件将吞食世界”,这句话反复被媒体引用。这句话的背后表达这样一个观点,科技行业将改革传统行业,不管是能源、农业、交通、电信还是金融。

不过,我们的沟通方式早已经发生了改变,不是吗?QQ(软件)已经“吞食”现实中的社交,让异地即时交流成为了可能。

在美国,还有世界其它地方,Facebook、Twitter 正在成为 QQ 一般的角色,无论你在哪儿,只要你手中握着智能手机,就能够很方便地与其他人保持联系。如果说软件吞食世界之后会如何,那么将活生生的人变为闪动的虚拟头像,应该是我们已经习惯接受的后果之一。

将实体变为数字虚拟的信息,然后进行控制,这就是软件。软件“吞食”后的世界,到底会是怎样的情景?Charlie Brooker,是英国科幻短剧《黑镜》的编剧,在《卫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讲述了面对沟通变成虚拟化过程的极端后果:

比如说,如果任何人打算赢得明年的特纳奖,那这里有一个吸引注意力的艺术项目:只通过 Twitter、Facebook,不运用其它手段,你自杀的时间有多长?

直接说吧。你甚至不必出门,只坐在家里,有条不紊地码几段你能想到的最滑稽可笑,最极具煽动性的话,每条帖子上都附上了链接,在 Google Maps 上高亮标记出自己的座标。从早上 10 点开始到下午 3 点下午茶时间,假如你施加了足够的刺激,那么一群自以为是的暴徒会把你的头拧下来,然后像一支足球队一样踢它。想象一下,这是众包版本的 Dignitas 战队。这是肉体上承受较少痛苦的死亡方式——不过,是最简单的一种。

上个月,英国发生了一起儿童谋杀案。Brooker 注意到,上个月一名年轻人在 Facebook 上发表与该案有关的“粗俗”笑话,50 名自发组织起来的治安团队闯进这名年轻人的家,表面上是保护他的安全,但后来却把他囚禁了起来。

技术带来的并非所有都是善意的结果,形形色色的暴力也充斥其间。

在拍摄《黑镜》第一集中,Brooker 就讲述了现代媒体与社交网络如何绑架个体的故事——绑匪将公主被绑架的视频传到网络上,并要求首相要答应与猪做爱才能释放公主。起初,民众觉得绑匪上传的视频可能是一个无聊的游戏,但在送来公主的手指(实际上是他自己的手指)后,民意开始转向——首相在解救公主无果的情况下,被迫与猪做爱。结果,这件事情被证明是一出恶作剧,在首相与猪做爱之时,公主早已被绑匪释放。一年后,恶作剧本人后来被称为先锋艺术家,但首相再也无法得到妻子的爱。

《黑镜》描述了一个没有人在街道上交流看法的世界,所有人都不知道公主是如何被绑架,以及如何被送回来的。大街上空空荡荡,所有人都只对着屏幕,发表自己的看法,以及对首相是否要与猪做爱投票。

软件吞食了世界,让他们成为屏幕前的囚徒。

网络媒体太快,社交网络太容易让人作决定,很容易造就一群“乌合之众”。怎么改变这种情况?Brooker 认为,遵守一定的规则有助于避免轻率的暴力行为,他提出了三条“交通法规”:

  1. 第一条:不管不到一分钟前你阅读了什么,不要成为暴徒;
  2. 第二条:对虐童事件的控诉不易平息,就算你其中试图用“LOL”化解大家情绪;
  3. 第三条:不要变成混蛋。

最后附上爱因斯坦说过的一句话,“我担心有朝一日技术会超越人际交流,那么这世间就会出现白痴一代。”

本文来源:爱范儿 作者:陈一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