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那些浮浮沉沉的快消界大佬们

尽管2012年的世界末日预言被证实是一场虚惊,然而快消大佬们在刚刚过去的这一年年中并不轻松。李宁退隐多年后被迫重新出山,力挽狂澜平息“内乱”;雅芳全球换帅,钟彬娴为业绩下滑“埋单”;汪俊林两度被传接受调查,郎酒前途生死难卜;金志国任期未满闪电辞职,教父出局青岛啤酒何去何从;还有魏应洲,一手主导了康师傅吞并百事中国大戏;可口可乐前任大员孙伊萍,空降蒙牛后如何导航中国乳业这条千疮百孔的大船……2012年,是中国快消界的多事之秋;也是中国快消大佬们的宿命转折。

李宁“王子”出山

即将步入知天命之年的“体操王子”李宁正在经历李宁公司创建以来最痛苦、最黑暗的时期。从2008年北京奥运的飞天一跃,到2012年伦敦奥运重重摔落在地,四年间李宁公司市值蒸发约76%,人们眼中一度最接近耐克、阿迪的品牌,转眼却在中国本土五大体育品牌中净利润垫底。

作为公司创始人,一度退隐、远离公司日常事务多年的李宁不得不重新出山,直接面对为国际化付出的惨痛代价:高盛的抛弃、库存的高企、订单的下降、盈利预警,以及高管人员的大量流失……

“从今天开始,李宁公司要聚焦我们的核心品牌,那就是李宁牌,聚焦我们的核心业务,那就是体育用品,做体育的产品,聚焦我们的核心市场,就是中国国内市场。”出山后不久的李宁对外公布了他的调整战略,而被视为“光荣与梦想”的国际化战略暂时被搁置。去年上半年,李宁关闭了1200家低效门店,经销商被削减为52家;开设旗舰店及折扣店清理库存,被摆上了重中之重的位置。

按照李宁的打算,未来两三年大幅度增加篮球品类的销售份额和比重。为此其以为期10年总价1亿美元的报酬签约N B A超级球星迈阿密热火的德维恩·韦德。此外,李宁重入地产业务,与非凡中国再续“前缘”。一列大手笔的腾挪之后,李宁尚未有明显“起色”,不过板上钉钉的是,20 12年李宁将首度出现亏损,美银美林预计,亏损额在2 .26亿元左右。

金志国青啤“教父”的引退

尽管其董事长的任职日期到2014年,但在2012年6月,在青啤工作了37年之久的金志国却以个人健康和公司长远建设为由请辞青啤董事长一职。

金志国对于青啤而言是一个灵魂人物,他从一个洗啤酒瓶的工人开始,一步一步做到总经理助理。2001年金志国执掌总裁帅印,当时青啤身患严重的国企病,产品、技术、营销手段严重与市场脱节,金志国一改青啤此前的并购扩张战略,将青啤由外延式扩张转变为内涵式整合发展,此举带领青啤从低成本扩张走向后来的整合与盈利转向。2008年金志国接过董事长的大棒。在金志国的带领下,2001年至2011年,青啤销量由251万千升提升至715万千升,增长了1.85倍;销售收入由52.77亿元提升至227.9亿元人民币,增长了3.32倍;净利润由1.03亿元提升至17.38亿元人民币,增长了15.89倍。

“我更想看到离开一个英雄,有无数的英雄产生,这就是我的梦想。”金志国大度地放下权力权杖以培养年轻的继任者。在2014年实现1000万千升销量的目标之下,新任董事长和总裁孙明波、黄克兴正面临着青啤量和利增长的市场考验。

张兰一场国籍的风波

俏江南的掌舵人张兰的创业经历一直被很多人奉为草根创业的典范。先在国外留学打工两年赚到2万美元的第一桶金回国创办阿兰酒家、再将历时10年打造的产业悉数卖掉回笼6000万现金开办俏江南、后又将“对每一家店的装修,我是不惜代价的”、“俏江南要做中餐中的LV”等理念不断扩大打造出俏江南高端、奢华中餐餐厅的金字招牌,张兰由此而在餐饮界名声鹊起。

所谓人红是非多,此前一直高调宣扬爱国论的张兰在2012年年底却被发现已悄然更换国籍,这让其陷入公众的一片骂战之中。不过骂归骂,张兰此番却为俏江南争取到主动权:终于上市再望。从引入风投冲刺上市、A股上市受阻马上转战港交所到去年更改国籍,张兰这几年一直在做着一件事——推动俏江南上市。如今,张兰虽然背负骂名,但企业获得了应有的回报,俏江南终于通过港交所的聆讯。张兰是普遍遭遇融资难问题的民营企业家的缩影,如果从这个角度看,张兰转换国籍以换取企业上市融资的机会,就显得没有那么尖锐了。

汪俊林白酒大鳄涉“调查门”

在白酒行业而言,郎酒的董事长汪俊林是一个为人低调、大度且战略思考能力很强的资本大鳄。临近年终却爆出汪俊林陷“调查门”。曾经盘活泸州制药厂、四川长江机械集团等国有企业的汪俊林,2001年借陷入巨额亏损的郎酒集团改制契机入主郎酒。通过加强品牌传播、产品梳理、渠道建设等让郎酒在短短时间从一个销售仅有7.5亿的企业跃升百亿阵营。其“一树三花”、“群狼战术”等等战略一直为白酒界津津乐道。

不过从去年开始,汪俊林肩上的压力开始骤增。一方面,受高端白酒行业增速受阻的影响,高居不下的库存成为郎酒发展的瓶颈。2012年郎酒对外公布的销售数据是120亿,与前两年超过50%的增速相去甚远。另一方面,在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接受中纪委调查后,汪俊林就陷入被调查的旋涡中。

郎酒的增长奇迹已经被打断,对于目前正负面信息缠身的汪俊林而言,如何为郎酒寻找新增量尤为迫切。新年伊始,郎酒就开始对汪俊林一手打造的、运行6年的“事业部+办事处”动刀,转而改为以5大事业部为主体的“准公司制运营模式”,不再将鸡蛋放在红花郎一个篮上,而是向新郎酒、郎牌特曲等更多产品发散。这个积极的转变能否凑效,郎酒和汪俊林都需要时间来考验。

魏应洲康师傅并购百事“蛇吞象”

很多消费者估计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然而他一手缔造的“康师傅”却影响了无数中国人的生活,更是在他的力主之下,康师傅在今年完成了对百事可乐在华业务的收购。

2011年康师傅业绩首度遭遇瓶颈,营业收入增长率下降到17%,而在此之前该公司连续六年增长近30%,饮料业务利润下降40%左右,方便面业务也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在这种不利的局面下,康师傅选择“逆市扩张”,买下了百事在中国的20座装瓶厂,同时直接拥有百事旗下品牌的营销与经营权,而百事则持有康师傅饮料5%的股权,当初两者合作方案刚一出台,就招致大量的非议,甚至还有原百事可乐员工的抵触,但是在魏应州的力主之下,康师傅还是在今年完成了该项并购。在业内大部分人看来,这是一场豪赌。

钟彬娴贿赂丑闻中陨落的明星CEO

奉命于危难之间,去职于衰退之际。2012年最悲情的快消行业大佬,非钟彬娴莫属。

钟彬娴在2012年年底卸任董事长,不过令她难看的是,由美国一家机构出炉的“2012最差CEO”,她榜上有名。

钟彬娴入榜的理由是,她2012年拒绝了科蒂公司107亿美元收购的提议(雅芳在2004年的市值是210亿美元,如今约为60亿美元)。与此同时,在她任内,雅芳陷入了空前的贿赂丑闻,2011年雅芳花费了9300万美元用于调查这一丑闻,截至2012年,雅芳在这件丑闻上的法律调查花费已经达到3亿美元。

伴随着丑闻同步发生的,还有全球经济不景气引发的日化行业的增长乏力。深陷贿赂门的雅芳,在抵御经济危机方面的糟糕表现,也加速了钟彬娴的下台。公开资料显示,在近两年时间里,雅芳业绩急剧下滑,今年二季度雅芳净利润大幅下滑70%.

钟彬娴是雅芳公司百年历史上第一位华裔女性C E O.钟于1999年临危受命出任雅芳CEO.

不可否认,钟彬娴当年一系列的举措令雅芳快速走出了低谷,在她继任还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雅芳股价即快速回升32%.

但投资者并未因为钟彬娴之前的功劳而容忍钟彬娴近年来在公司运营方面的失误。2012年10月,雅芳已宣布其首席独立董事雷德·哈桑接任公司董事长一职。

虽然,卸任董事长的钟彬娴仍将作为高级顾问继续留在该公司,但所谓的高级顾问,想在公司重大决策中发挥决定性影响的几率甚低。

人生最大的悲情莫过于自己离梦想是那么近,却最终难以圆梦。“我个人有一个梦想。我的梦想是为全球的女性带来一个全新的体会以帮助她们改变生活。每当有一位女性开设一家雅芳产品专卖店,我们就在帮助她实现创业的梦想。”这是钟彬娴的梦想,但现在看来这一梦想只能是梦想了。

孙伊萍“我没有退路”

蒙牛,这家中国乳业的“异类”,曾经连续5年获得中国乳业销量第一的公司,却在2011年底爆发M 1事件后,公共形象一落千丈,一时千夫所指。面对这种情况,之前一直没有介入蒙牛日常管理事务的中粮坐不住了,作为“中粮嫡系”的孙伊萍火速空降到蒙牛的总裁位置,取代此前的杨文俊,这也标志着蒙牛真正告别缔造者牛根生的时代。

食品工程专业科班出身的孙伊萍,接手蒙牛这个问题频频的乳业巨人之后,开始从各方面重塑这个公司。在她的主导下,蒙牛从企业文化到品牌形象,再到质量管理体系,都在发生着变化。其中比较抢眼的,就是与爱氏晨曦的进一步合作还有2012年9月底开始更换之前已沿用了13年的包装。虽然,现在大众对于蒙牛的非议依旧,而且数量仍然不少。但在很多业内人士眼中看来,蒙牛这个以往不按牌理出牌并且略显封闭的公司,在孙伊萍主导下,已经悄然有了改变,“蒙牛现在似乎没以前那么咄咄逼人了”,这是多位业内人士在与笔者谈论蒙牛时,均不约而同提到的看法。然而,改变蒙牛的公众形象,与改变中国乳业的公众形象一样,道阻且长。而且孙伊萍对于她与杨文俊接手蒙牛时境遇的不同,也直言不讳:“他(杨文俊)那时候有权利选择,而我没有退路。”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